当前位置:月光小说 > 其它小说 >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

作者:月似当年 状态:连载 更新时间:2023-02-09 09:44:23 最新章节: 第459章 456 海的那边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全文免费阅读,最新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非常好看,——凡尘执掌中州圣域千年,有些心累,天域动荡内忧外患,最要命的还是北疆那位不语魔尊时刻与中州作对,无情无义还无理取闹。【身负重伤的他隐姓埋名历练红尘,却偶遇一名温婉绝美的凡人姑娘,因缘际会娶其为妻,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他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这么美好的妻子。】——梦不语夺魔尊位三百载,觉得心累,余孽残存尸邪丛生,最要命的还是中州那位帝鸿圣皇整年的不得安生,卑鄙无耻还虚伪至极。【身负重伤的她隐姓埋名重静魔心,却巧遇一个俊朗儒雅的凡人书生,因缘际会结成连理,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她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怎么称心的丈夫。】——二十年后,两域大战,众生遥望天际,圣皇与魔尊为何久久不言?圣域圣子见礼,面色尴尬:“娘亲,妹妹。”天门圣女回礼,神情微妙:“爹爹,哥哥。”圣域四守,魔门四将,十六风雨,九十九候命齐齐沉默,看向各自尊主……陛下为何造反?!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阅读
精彩节选

云城有柳,百里山岭皆是碧翠,城风颇善,宜民居生活,绸米矿盐尽不缺。

即便地处中州与北疆交界,古时颇受战乱苦,但三百年前随着北疆那位不语魔尊夺得尊位,两域止战休养,此城也是不弱繁华。

凡尘二十年前游历至此,方才有些感慨,驻足片刻。

未曾想一留就是二十年。

当然,风景与繁华都不是他定居云城二十年的理由,他的妻子与两个孩子才是。

云淡风微,院落中栽种的彼岸合欢燃着绚烂的色彩,正值盛夏,在骄阳中好似要将不远的竹林点燃。

他的妻子正坐在一把简单精巧的竹椅上,悠悠的描墨着院落中才建不久的小石潭,纤细洁白的柔荑像是冷玉,不惹艳阳,将那溪水潺潺中的静与动尽绘在黑白之间。

撒墨如海,又是一片江山。

暖风起,吹拂她的秀发,绝艳无双的容姿却带着淡淡的舒离,看向世间的眼眸很平静,如秋水不喜不悲,无怒无怨。

她像是个冰人。

忽然,冰人笑了,就像初春融雪间绽开了三月桃花,吹来淡淡的暖与甜。

原来是女儿伏在了她的腿上,正在与娘亲撒娇。

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她抚了抚女儿的头,扬眉看了过来,如画清澈的脸庞更多了些肆意的笑。

“去做饭。”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二十年前,却又远没有初遇时的冷清,多了许多烟火的暖气,只是今日有些刺儿意。

是儿子又气着她了?

凡尘想着,还是轻笑了笑,眼瞳中满是宠溺。

“好。”

走了几步,凡尘顺手将书房中的蓝裳少年唤出。

“旺财,去把后院的羽鸡宰了。”

正看着书信的少年不悦,偏生没有任何办法。

“老爹啊,跟您说过多少次了,叫我语生,陈语生!”少年近乎用吼:“而且为什么每次杀鸡的都是我?”

凡尘无视了狗儿子的话,只是温和的笑了笑。

“你难道想让你娘去?”

这是父子俩的共识,那名叫做‘梦桃桃’的女子清冷淡漠,好似对世间事任何事都没什么兴致,但骨子里是个很温柔的人。

扫地不伤蝼蚁,生平最厌血污。

莫说是听到诸域那些血腥的故事会感到恶心,就连杀一只鸡都不忍心去看,温婉的像是画中柔鹿,就应被养在琉璃城里,不惹世间污秽。

陈语生当然不敢喊母亲去杀鸡,否则父亲八成会抽死他。

不过路过凡尘身边,陈语生还是压低了声音,唤父亲一同前去。

“父亲,大师兄有急信。”

……

……

两人一同到了后厨,听着长子的转述,凡尘紧皱起了眉头。

大弟子替他镇守中州圣域,向来安稳持重,能力卓越,甚少会有处理不了的问题。

而今天下五域,四域安定,唯有北疆迟迟不肯会入五域联盟。

果不其然,此番事便与北疆前些日子的一场血案有关。

“那位执掌北疆天门的不语魔尊为了一己私利,招纳仙灵宗不成,竟是派遣她的私生女出手,率领阴兵生生屠了仙灵宗近乎半数弟子。”

念及此,哪怕是陈语生也皱紧了眉,对那位天门新圣女的做派咬牙切齿。

“世间怎会有这么歹毒的小姑娘?”陈语生想着就来气。

那位天门魔尊不知检点,传闻未曾成亲,数年前便不知耻的带回天门一个私生女便罢了,没想到这个小小年纪的,也是蛇蝎心肠。

“都是母女,她们可远比我的娘亲与妹妹差远了。”

陈语生恼了一小会儿,也懒得去计较那些邪魔外道,开始宰起了羽鸡,母亲与妹妹最爱清汤与笋菇,得用竹炭小火慢炖。

念着世间最温柔慈爱的母亲与最灵动善良的妹妹,陈语生才心情稍霁,若非如此,他一瞬间甚至会怀疑,是不是越漂亮的女人越是歹毒?

凡尘静思片刻,没有得出结论。

但对于儿子的感慨,他自是赞同。

他的妻子温婉绝美、贤惠仁爱,自然远非北疆那位自私狠毒、冷漠无情的女人可比。

他的女儿娇俏可爱,善良调皮,心性之淳朴清澈,又哪里是天门那位小圣女能比得上的。

“对了老爹,您什么时候坦白?”

这是陈语生数年前才知道的真相,原来他爹不叫陈小凡,真名唤作凡尘,是执掌中州圣域的圣皇。

简单来说,他就此成了圣域圣子,非常牛哔。

而他爹是天下五大域主之一,是灵修九阶‘归一境界’的至强境修者,是非常牛哔他爹。

虽然至今陈语生都想不通,自己这么牛哔的父亲是怎么邂逅了自己除了美貌与善良一无所有的母亲,但他对父母同样的尊敬。

是他们给了自己生命,温柔且慈爱的呵护自己长大……虽然在给刚出生的自己起名字时,实在任性了些。

他,陈旺财,字语生。

凡尘沉默了片刻,有些郁闷,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当年的邂逅就像是一场奇迹,饶是以他历经千年的岁月经验,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凡间的商人女手里,但他并不后悔。

这二十年来,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间,他终于真正拥有了家人,妻子还有一双儿女。

“再说吧,你娘胆子小,而且她喜欢现在的生活,以后有机会在坦白。”

这当然是借口,凡尘不敢坦露真相的理由,只是他没想到怎么告知妻子,他用假名骗了她二十年。

她一定会生气,然后和离。

而且带她去圣域的话,恐怕会有不少人找她的麻烦,他当然会拼命护着她,但人总会有疏漏。

他的妻子太弱小,太善良了,很容易陷入那些豺狼的算计,所以他不敢赌。

……

……

庭院内,骄阳似火竹影婆娑,有清风来吹动瑟瑟悦耳响音。

在母亲腿上伏了会儿,见日头更晒,小姑娘便撑来了一柄大竹伞,伞骨是哥哥削的,伞面上的九龙戏日是父亲画的。

“娘亲,喝茶。”

她又给母亲倒了杯竹叶茶,茶中晒着配色的兰花,还有些蜜糖。

梦不语放下手中挥毫的墨笔,接过了那只紫砂茶杯,笑容更暖,哪里还有坐在天门尊位之时的冰冷与煞气。

“还是女儿贴心。”

梦不语觉得而今的生活可真是美好,是三百年前血洗天门夺魔尊位时的她,从未敢奢望过的宁静。

小姑娘梦蓁蓁也接过了画笔,稍稍踮起脚尖看了看后院。

确认父亲与哥哥还在做菜,她这才露出些欲言又止的神情。

“可是仙灵宗那边儿出事儿了?”梦不语若有所思。

女儿心思好猜,何况她前些日子就只遣女儿出了这一个任务历练。

提及那座建立在中州与北疆接壤之处的宗门,梦不语便皱起了眉,眼眸中泛起些真正幽冷的情绪。

梦蓁蓁瘪了瘪嘴角,也有些委屈。

“娘亲,是我办事不利,虽然大部分都杀了,但还是跑了不少。”

最应该杀的那几个跑了。

这是梦蓁蓁的疏忽,虽然她境界与实力不够,但此番征战,天门四将中的魉无量将军随行,更有上千阴兵借道,按理不应犯这种疏忽。

梦不语没有怪罪女儿,安慰的抚了抚梦蓁蓁的头。

“总归是将人都救出来了,那些邪祟倒也不急着杀。”

总会有算账的时候。

想着边疆莫城子民的血债,还有被仙灵宗囚禁在地牢里,那些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可怜女子,饶是梦不语也觉得心冷。

有时中州的那些灵修,可真算不上是人。

“您是觉得仙灵宗背后还有人庇护?”梦蓁蓁猜测着母亲的意思,想着此行查到的讯息。

“难道是圣域?”

……

……

天下五域各有主宗,圣域在中州,如同天门在北疆,执掌者便是一域之主,是为天下至强者之一。

就像是她的母亲,‘不语魔尊’梦不语,便是魔修九阶,无劫境界的至强修者,也是天地间最年轻的一位至强修者。

三百年前证道至高阶位,诛杀天鬼魔尊,血洗天门,夺了北疆魔尊之席。

而那位执掌圣域的‘帝鸿圣皇’凡尘,虽同为至强修者,但梦蓁蓁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实力或许远在母亲之上。

千年前,那人便已经证道至高境,与东土的‘道涯仙君’,西域的‘不二佛祖’联手,殒杀了一统五域祸乱生灵的‘太玄冥帝’。

然后三人重建了五域秩序,才有了五域联盟,只是不知为何,母亲至今不肯去见那些人一次,不肯允诺北疆与中州达成和解。

“除了那个冷漠无情的卑鄙小人,还能有谁?”

梦不语虽未曾见过那位帝鸿圣皇,但中州与北疆暗中较量已久,龌龊阴私甚多,天下间没谁比她更了解凡尘。

傲慢自大、刚愎自用、冷酷无情、虚伪可笑……

梦蓁蓁沉默片刻,看向母亲:“您不信任五域联盟?”

梦不语略顿,眼眸中恼意稍缓,摇了摇头。

修炼至今,她也并非孤家寡人,四百年前被天鬼魔尊追杀之际,有幸结识几位友人相助。

无论是南岭的‘无天妖主’,还是东土太清宫的明大仙子,而今都是很好的姐妹。

梦不语自然清楚这两人的人品与眼光,故此对西域与东土那两位执掌者无甚偏见,唯独中州的帝鸿圣皇。

“我只是不信任圣域的那个伪君子。”梦不语的眼眸愈冷。

梦蓁蓁赞同般的点了点头,回应道。

“听说数年前,那位圣皇凡尘还带回圣域一个私生子,据说是与一个凡女结合,孕育的子嗣,灵修天资确实无双,只是心性如他父亲一般卑鄙无耻。”

虽然梦蓁蓁还没有见过,但自家闺蜜传的总不会有错。

至于那个可怜的凡间女子,估计也只是圣皇凡尘看中的一个炉鼎,在给他孕育下合格的继承人后,多半是被去母留子了。

念及此,梦蓁蓁心中也满是薄凉的可笑。

“若非世间有父亲与哥哥这等真性情的男子,我还真会觉得男子都是些心性薄凉的豺狼。”

提及慈和的父亲陈小凡,还有虽性子跳脱却从不说谎的哥哥,梦蓁蓁也缓解了许多情绪。

然后,她看了看母亲。

果然,母亲又笑了。

“娘亲,您当年是怎么与父亲邂逅的啊?”

梦蓁蓁突然有些好奇,以母亲历经的诸多苦难,看遍世间冷暖的性子,除了颜值与体贴以外,平平无奇的父亲是如何吸引的母亲?

她叫梦蓁蓁,字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个‘初见’。

这便能说明母亲有多喜欢父亲。

早在数年前,她被母亲偷偷带回天门,知晓真相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梦桃桃’只是母亲的假名,是最初遇见父亲时,母亲随口胡说的。

只是瞒了父亲太久,不知该如何解释真相。

梦不语悠悠扬起嘴角,眼眸含笑,如初春山桃,寒风吹过,自有淡淡的绚烂。

当年的邂逅如同离奇的梦境,即便是她近乎七百年的修炼岁月,也未曾想到自己会栽在一个凡人书生手里,但她很幸福。

她的丈夫温柔体贴、正直谦逊,自然远非中州那个卑鄙无耻、虚伪下作的男子可比。

她的儿子顽皮好学,体恤孤弱,心性醇厚有道,又哪里是圣域那个小后生有资格比较的?

“以后有机会在讲给你听,但记得瞒好他们,别被发现。”

梦不语笑着揉了揉女儿的小手心。

她当然无意欺骗丈夫与儿子,与女儿一同,这三人是她比性命更重要的人,但她确实不知该怎么解释。

欺瞒了丈夫二十年的身份,他至今觉得自己只是个凡间商人女,若是突然告知他,自己不仅是凡人视为神明的修者,还是修者中的王者,恐怕他会害怕吧?

何况梦不语自知,陈小凡作为中州的凡人,向来对北疆魔修颇有微词,何况她作为不语魔尊的名声……有那么一点点凶。

若是不小心吓到他,让他产生疏离与被欺骗的感觉,与自己和离别过,又该如何是好?

除了这些,最令梦不语遮掩丈夫行踪,不愿公开的理由,便是害怕他成为众矢之的。

而今北疆六大魔宗,除了天门被她掌控在手中,彼岸红尘算是半个娘家,剩下的四大魔宗都不太安分。

梦不语自然不敢暴露丈夫的行踪,否则必然会引来无数魔修,或刺杀,或擒他做人质来威胁。

她的丈夫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她怎敢让他涉险,去面对那些凶残的恶虎。

分类推荐

十日终焉小说

十日终焉

杀虫队队员

(不后宫,不套路,不无敌,不系统,不无脑,不爽文,介意者慎入。)当我以为这只是寻常的一天时,却发现自己被捉到了终焉之地。当我以为只需要不断的参加死亡游戏就可以逃

【快穿】绝美白莲在线教学小说

【快穿】绝美白...

搞钱

1V1主受、双洁!!!甜爽文白莲花系统界里面有个传说,那就是莫之阳。从无败绩,成为所有白莲花的偶像,为了提高白莲花的KPI,他们决定请大佬现场教学。望着前面的芸芸学子,莫之阳微微扬起精致的下巴:“注意,白莲花可不止有一种形态,好好学!”芸芸学子狂点脑袋,看着他投身位面之中,开始掏出笔记。常见问题一:影帝白月光突然回来怎么破?请看教科书版:“长留我没事的,你快去看看他怎么样。”莫之阳躺在病床上,惨白着双唇却带着圣母的微笑:“我爱你,所以原谅你的离去。”沈长留看着面前这个柔弱美丽,一心一意爱自己的人,突然醒悟:“不,阳阳,我爱的是你!”常见问题二:废后重生过来还带系统,怎么破?小侍卫天还没亮,匆匆想要爬下龙床,却被一把扣住腰:“陛下,天亮了,要是被皇后娘娘发现我就不好了!”“那就废后吧。”大皇帝懒散着,又把人扣到怀里,安稳睡起来。常见问题三:被心机婊顶替白莲花的位置,陷害致死怎么破?可怜带球小白莲:“嘤嘤嘤,我怀了你的孩子!”渣攻:“你胡说,我没碰你!”老色批元帅:“你胡说什么?这是你舅妈,快叫舅妈!”.....学子们表示:果然不愧是大佬,但是为什么这

卷王的九零年代小说

卷王的九零年代

九紫

【作者专栏预收文求收藏:《当事业脑穿成恋爱脑》】文案:重生回到九五年,江柠初中刚毕业,被小伙伴忽悠着要去南方当‘服务员’她站在这个未来准一线城市的火车站出口,手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小说

正道圣皇的我娶...

月似当年

——凡尘执掌中州圣域千年,有些心累,天域动荡内忧外患,最要命的还是北疆那位不语魔尊时刻与中州作对,无情无义还无理取闹。【身负重伤的他隐姓埋名历练红尘,却偶遇一名温婉绝美的凡人姑娘,因缘际会娶其为妻,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他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这么美好的妻子。】——梦不语夺魔尊位三百载,觉得心累,余孽残存尸邪丛生,最要命的还是中州那位帝鸿圣皇整年的不得安生,卑鄙无耻还虚伪至极。【身负重伤的她隐姓埋名重静魔心,却巧遇一个俊朗儒雅的凡人书生,因缘际会结成连理,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她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怎么称心的丈夫。】——二十年后,两域大战,众生遥望天际,圣皇与魔尊为何久久不言?圣域圣子见礼,面色尴尬:“娘亲,妹妹。”天门圣女回礼,神情微妙:“爹爹,哥哥。”圣域四守,魔门四将,十六风雨,九十九候命齐齐沉默,看向各自尊主……陛下为何造反?!

东宫福妾(清穿)小说

东宫福妾(清穿...

南风不尽

俺的预收:《穿成科举文对照组女配》,美食经营+科举奋斗~可以点进专栏收一下哦~程婉蕴996多年,果然猝死。穿越后好日子没过几天,被指为毓庆宫一名不入流的格格。程

末日降临:百倍爆率刀刀爆物资小说

末日降临:百倍...

青梅易逝

【游戏数据流+无女主+杀伐果断+无敌流派+绝对利己主义+爽文】圣母勿入!!!在经历末世十年之后的林子洛重生回末日游戏降临当天。他清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手刃了坑害了自己十年校花女友。结果意外激活能够拥有无数金手指的系统。第一个金手指:绝对爆率,将击杀丧尸的1%爆率提升为100%。没错,百倍爆率,直接拉满!第二个金手指:阴阳双生,宿主可以拥有两个职业!不好意思,两个都不止,我全都要!![青梅易逝]

热门排行

十日终焉小说

十日终焉

杀虫队队员

(不后宫,不套路,不无敌,不系统,不无脑,不爽文,介意者慎入。)当我以为这只是寻常的一天时,却发现自己被捉到了终焉之地。当我以为只需要不断的参加死亡游戏就可以逃

【快穿】绝美白莲在线教学小说

【快穿】绝美白...

搞钱

1V1主受、双洁!!!甜爽文白莲花系统界里面有个传说,那就是莫之阳。从无败绩,成为所有白莲花的偶像,为了提高白莲花的KPI,他们决定请大佬现场教学。望着前面的芸芸学子,莫之阳微微扬起精致的下巴:“注意,白莲花可不止有一种形态,好好学!”芸芸学子狂点脑袋,看着他投身位面之中,开始掏出笔记。常见问题一:影帝白月光突然回来怎么破?请看教科书版:“长留我没事的,你快去看看他怎么样。”莫之阳躺在病床上,惨白着双唇却带着圣母的微笑:“我爱你,所以原谅你的离去。”沈长留看着面前这个柔弱美丽,一心一意爱自己的人,突然醒悟:“不,阳阳,我爱的是你!”常见问题二:废后重生过来还带系统,怎么破?小侍卫天还没亮,匆匆想要爬下龙床,却被一把扣住腰:“陛下,天亮了,要是被皇后娘娘发现我就不好了!”“那就废后吧。”大皇帝懒散着,又把人扣到怀里,安稳睡起来。常见问题三:被心机婊顶替白莲花的位置,陷害致死怎么破?可怜带球小白莲:“嘤嘤嘤,我怀了你的孩子!”渣攻:“你胡说,我没碰你!”老色批元帅:“你胡说什么?这是你舅妈,快叫舅妈!”.....学子们表示:果然不愧是大佬,但是为什么这

卷王的九零年代小说

卷王的九零年代

九紫

【作者专栏预收文求收藏:《当事业脑穿成恋爱脑》】文案:重生回到九五年,江柠初中刚毕业,被小伙伴忽悠着要去南方当‘服务员’她站在这个未来准一线城市的火车站出口,手

正道圣皇的我娶了邪道魔尊?!小说

正道圣皇的我娶...

月似当年

——凡尘执掌中州圣域千年,有些心累,天域动荡内忧外患,最要命的还是北疆那位不语魔尊时刻与中州作对,无情无义还无理取闹。【身负重伤的他隐姓埋名历练红尘,却偶遇一名温婉绝美的凡人姑娘,因缘际会娶其为妻,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他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这么美好的妻子。】——梦不语夺魔尊位三百载,觉得心累,余孽残存尸邪丛生,最要命的还是中州那位帝鸿圣皇整年的不得安生,卑鄙无耻还虚伪至极。【身负重伤的她隐姓埋名重静魔心,却巧遇一个俊朗儒雅的凡人书生,因缘际会结成连理,两人共同孕育了一子一女,她觉得上天真是眷顾,世间怎会有怎么称心的丈夫。】——二十年后,两域大战,众生遥望天际,圣皇与魔尊为何久久不言?圣域圣子见礼,面色尴尬:“娘亲,妹妹。”天门圣女回礼,神情微妙:“爹爹,哥哥。”圣域四守,魔门四将,十六风雨,九十九候命齐齐沉默,看向各自尊主……陛下为何造反?!

东宫福妾(清穿)小说

东宫福妾(清穿...

南风不尽

俺的预收:《穿成科举文对照组女配》,美食经营+科举奋斗~可以点进专栏收一下哦~程婉蕴996多年,果然猝死。穿越后好日子没过几天,被指为毓庆宫一名不入流的格格。程

末日降临:百倍爆率刀刀爆物资小说

末日降临:百倍...

青梅易逝

【游戏数据流+无女主+杀伐果断+无敌流派+绝对利己主义+爽文】圣母勿入!!!在经历末世十年之后的林子洛重生回末日游戏降临当天。他清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手刃了坑害了自己十年校花女友。结果意外激活能够拥有无数金手指的系统。第一个金手指:绝对爆率,将击杀丧尸的1%爆率提升为100%。没错,百倍爆率,直接拉满!第二个金手指:阴阳双生,宿主可以拥有两个职业!不好意思,两个都不止,我全都要!![青梅易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