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灾变卡皇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诡异的回溯

第185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诡异的回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徐老头从远处小跑而来,季寻本能地以为是什么灾厄幻化的怪物,都准备动手了。

但他余光一瞥,却惊讶地发现身后的徐老头竟然不见了!

“咦?”

季寻这才知道事情有古怪。

隔空瞬移?

身边的车二同样发现了这点。

他比任何人都熟悉自己的爷爷,确认是本尊,才惊呼道:“爷爷,你怎么突然跑到那边去了?”

“啥?”

徐老头更是一脸蒙逼,看着季寻三人,反问道:“我还想问你们怎么不声不响就消失跑这里来了,让老头子我一阵好找.”

“???”

季寻三人听到这话,表情又齐齐露出了疑惑。

我们不是刚一起下的车,什么跑不跑的?

待得徐老头走到面前,季寻也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确定这就是那个猥琐的老头,而不是什么怪物变的。

可就是确认了,才更让人费解了。

四人大眼瞪小眼。

然而就是琢磨了刚才的话之后,季寻隐隐意识到可能不是人有问题,而是这夏牧城遗迹有问题。

他看着眼前的徐老头,问道:“前辈,你.之前在遗迹里?”

徐老头显然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道:“是啊。伱们突然消失不见了,我到处找你们。然后看着火车进站了,果然看着你们三个就在这里。”

季寻:“.”

卡特琳娜:“.”

车二:“.”

三人听到这话,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袭上了心里头。

不过在经历了列车上那诡异的时光领域之后,某些东西也能理解了。

之前一直在找他们?

季寻隐约猜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到这遗迹的?”

听到这问题,徐老头一脸疑惑他为什么这么问,但也随口回应道:“昨天啊。你这小子怎么比老头子还健忘”

回应的同时,他看着面前三人眼角齐齐一抽的古怪表情,还不忘吐槽了一句:“你们干吗这样看我?”

昨天?

可明明他们刚刚才下车!

听到这话,季寻立刻意识到问题所在,脑子里瞬间冒出了一个词语:时光回溯!

如果徐老头的话没错的话,他们四个应该是昨天就抵达了夏牧城遗迹,而且已经在城里逛了一天了。

但季寻三人的记忆中,他们却才是刚刚才下的火车。

目前最可能的解释就是,他们三个的时光被回溯了。

而因为有徐老头没有。

就是因为这个BUG一般的存在,他们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嘶”

季寻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余光和身边的卡特琳娜对视了一眼。

两人皆看到了对方眼里那种对未知的震撼。

他们这才意识到,这遗迹从下来到现在,看着没什么危险,但实则处处都是杀机。

之前的幽冥列车,那诡异的加速时间领域。

还有现在的夏牧城竟然能时光回溯?

如果没有徐老头,季寻觉得自己甚至不可能发现他们已经被回溯过了。

也就是说,他们的余生有可能就会在这一天里重复度过。

不。

也还有可能会有一些别的,更糟糕的危险。

只是他们记忆被回溯了,并没察觉而已。

季寻三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遗迹的诡异之处。

但他们已经来了。

也就是说,从他们下火车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进入又一个“时光回溯领域”。

“目前看来,时间回溯的时间是一天.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这一天内,找到打破循环的方法。”

季寻脑子里瞬间想明白了一点。

他们可不是徐老头,不受回溯影响。

所以想破开这困境,就得想法找到一些突破。

但转念一想。

既然昨天已经在遗迹里逛了一天还活着,也就是说,至少死不了?

又或者死了也能回溯复活?

这也勉强算是一个好消息。

四人就离开了站台,朝着遗迹里走去。

他觉得破解谜题的关键,可能就藏在遗迹某处。

季寻现在并不完全确定自己时光回溯的猜想是否正确,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徐老头身上。

走着,他开口问道:“前辈,昨天我们到这遗迹里,都干了些什么啊?”

如果时间循环只有一天,这就相当于一个倒计时。

而他们昨天没有破解循环的秘密,所以想提高效率,今天就最好避开昨天做的那些无用功。

“啊做了什么?”

徐老头听到这话,又露出了那酒后断片苦苦回忆的难色:“我们就在城里转了转啊.咦,我怎么忘了昨天我们干啥了来着?”

听到这话,一旁原本满怀期待的卡特琳娜眼角一抽。

季寻和车二倒是习以为常。

这老头的健忘越来越厉害了,别说昨天的事儿,就是刚才做的他也时常会忘记。

眼下更严重。

季寻也看明白了一些规律,这老头身体没被时光影响,但记忆却被影响了。

或许只有进城之后,触景生情,这老头才能想起什么。

季寻只能如此想。

他想想,又提醒道:“前辈,如果下次我们再消失了,请您找到我们的时候,务必第一时间给我说四个字‘时光回溯’。”

徐老头投来了不明所以的目光,“啊?”

季寻没想多说什么复杂东西。

这老头的记忆力,能记住四个字就不容易了。

他一边走,一边反复给徐老头加深记忆:“记得说‘时光回溯’!”

徐老头想不明白,但也瘪嘴应了下来。

呜呜呜.

火车的轰鸣声响起。

季寻四人走下了火车。

面前终于不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冥河之水了。

视野远处那漆黑一片的山影中,似乎有很多古代建筑。

“啊终于到站了。”

“是啊,没想坐了一趟火车.”

“.”

下了车,季寻手里握着那枚青铜蛇,还没来得及感慨。

几人刚聊着,就这时候,不远处一个像是公鸭子的声音就嘎嘎嚷嚷道:“时光回溯!时光回溯!”

季寻几人就看着远处阴暗一路跑来了一个姿势很猥琐的家伙,瞬间心生警觉。

这遗迹里几千年都没活人了,来的八成不是人。

但声音很熟啊

然而没待几人要动手,他们却惊讶地发现,不仅声音熟,远处来跑的那个那门牙豁风的家伙,不是徐老头又是谁?

季寻三人瞬间头皮发麻。

但一看,身后竟然没了徐老头的身影!

可刚才明明还一起下车的啊?

没待三人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徐老头就跑到了面前,说道:“季寻小子,你让我给你说‘时光回溯’!”

说着他又自言自语地吐槽道:“这鬼地方又变回去了。咦我为什么会说‘又’呢?”

季寻初听这四个字,一头雾水。

但再一看突然从遗迹里冒出来的徐老头,脑子里稍微一细想,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他意识到他们可能陷入了一个诡异时间领域中!

而只有徐老头这个不受时间影响的BUG,才能把消息传递出来。

脑中各种念头闪过,他还是确认了一句:“前辈,你确定.这是我让你说的?”

徐老头语气从未有过的肯定,道:“是啊!你说等你们再次消失了,让我见面就给你说这几个字。”

再?

季寻听着眼皮一跳。

总觉得哪里乖乖的。

但他自己说出的话,自然能理解。

这四个字,信息量极大!

一旁的卡特琳娜和车二两人反应就慢半拍了,他们心中此刻只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心中迫切想知道。

四人朝着黑漆一片的遗迹深处走了过去。

稍微多问了几句,季寻就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们三四天前,其实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夏牧城遗迹。

但因为“时光回溯”,他们的记忆和剧情又回档到了下车的那一瞬间。

就像是一个故事,明明已经翻了好几页,但突然又翻了回去,从头开始。

季寻三人都是故事里的角色。

书页翻回去了,他们的故事又重新开始了,什么都不记得。

而徐老头,却是一个例外。

他不像是书里的故事,更像是某只神秘大手用笔在故事书上涂涂写写出的额外的笔记。

“前辈,我们什么时候来的?”

“两三天又或者四天前?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所以.前辈,我们昨天在遗迹里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我忘了.反正就是在城里瞎逛吧”

“.”

一路走,季寻也一路问些问题。

如预料的差不多,徐老头没能给出几乎任何有用的线索。

季寻也发现了,在时间循环中,他的记忆力衰退症状好像更厉害了。

不过,这点情报已经足够了。

季寻知道按照自己的性格,发现了这个秘境有问题之后,一定会给自己留下线索。

进入城里,或许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但他还是提前打了预防针,道:“如果时间再回溯,前辈,请务必同样告诉我‘时间回溯’几个字。”

这次徐老头就容易接受多了:“哦。”

听着季寻和徐老头之间那让人匪夷所思的对话,旁人全程都插不上任何一句话。

那种跳脱的脑回路再加上这诡异的时间回溯秘境,饶是聪慧之极的卡特琳娜,都觉得像是一团浆糊一般。

季寻倒是心如平静。

既然至少循环过两天了,他都没死,说明这遗迹似乎没有什么直接的致命威胁?

不过这每天回溯,好像就已经是死局了。

这已经不是实力能力解决的问题。

已经陷进来了,他的性格也不会去纠结困境。

他反而对这种时间循环秘境的神奇腾起了浓浓的期待。

“前辈,我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东西?”

“没有啊。”

“再好好想想?”

“想想也没有啊。哎哎哎,你别翻我裤兜啊,老头子这一点破家当,啥都没有.”

“.”

“嘶季寻小子,你扎我干嘛?”

“所以,前辈,我昨天有没有拿针扎你?”

“咦你还别说!我想起来了,你这家伙还真扎我了!哎哟,老疼了.咦,我忘了,你好像扎了什么字来着”

“.”

季寻试了几试。

一瞬间就明白了。

按照他谨慎的思路,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么一定会想办法提醒下次循环的自己做一些准备。

而整个遗迹里的场景应该都会回溯。

那些准备,就一定留在了唯一不会被影响的徐老头身上。

文字资料什么就不想了。

季寻昨天的自己一定考虑过这个问题。

但事实是,徐老头除了自己的身体本身,他身上的东西似乎也会被回溯。衣服、背包和一切。

而身上留刺青的方法,季寻也试过了。

同样没有留下。

季寻试了几种能想到的方法之后就放弃了。

他的性格一定是把一切能考虑到的都考虑过的。

现在唯一确定有用的,就只有徐老头那并不靠谱的记忆了。

碰碰运气。

季寻四人就一路闲聊,一路走入了漆黑的遗迹。

之前从站台上就看到了这山上有一片错落有致的建筑物。

四人走上来之后,果真就看到了一排排精致的木头小屋。

建筑风格就是比塔伦王朝更古老的魔幻风格。

几乎都是隼牟结构的纯木头建筑,没有钢铁水泥,家家户户门口都挂着各种形状的风铃,还有一个个的纸糊灯笼。

走上了青石台阶。

卡特琳娜也再观四周,问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季寻知道她要问什么,轻声道:“想问为什么这些建筑会没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像是有人居住一样?”

卡特琳娜点点头:“嗯。”

从之前的火车站台,现在的这些房子,都没有遗迹的破败感。

但诡异的是,就是没看到人。

也没有怪物。

正当两人疑惑的时候,徐老头却好像想起了什么碎片记忆,抓了抓脑袋,“不对啊,我记得明明有很热闹的。”

这一说,季寻三人目光齐齐看了过去,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又来了。

很多热闹?

三人的目光仔细观察了那些建筑,鬼影子都没看到了过,哪里来的人?

徐老头这是记忆错乱了?

季寻若有所思。

然而就是这时候,突然异变陡生。

整个幽暗的山中小城瞬间就亮了起来。

那一栋栋小木屋屋檐下的灯笼就齐刷刷亮起了橘红色的光芒,整座小城都清晰了。

幽风吹拂,阵阵风铃声响彻耳旁。

像是碎银落满地,让人心灵瞬间空明起来。

这突兀起来的变化季寻四人看着齐齐一惊,眼底倒映着这一片橘红之景。

明明很温馨的山野小城的景象,几人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无数灯笼亮起之后,更诡异的一幕就出现。

红光洒在石板路上,折射出斑驳而虚幻的光影。

那些原本空空荡荡的小屋一件件家具被褥都慢慢浮现,屋顶烟囱冒起了袅袅炊烟。

季寻还发现他们置身的街道上的摊位各种美味的食物一一显现,香酥炸鸡、金黄烤乳猪、软糯的炖肉一股股勾人馋虫的肉香飘逸了出来。

俨然一个灯火辉煌的夜市。

季寻看着眉头紧皱。

他们这才意识到,徐老头说的“很多人”是怎么回事儿了。

因为街道上不仅仅出现了繁华的夜市,一个个黑影也出现了。

一个、两个、三个.直到密密麻麻。

它们都不是人形,大都是奇形怪状幽灵。

整条街道上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各种启迪显示为“未知等级灾厄”的幽灵怪物!

对,就是灾厄!

不是小怪!

和之前裂口女一样的幽灵种灾厄!

这场面,即便是季寻看着也忍不住眼皮一跳。

这么多灾厄级别的怪物,哪怕是传奇强者来了,恐怕都得跪着。

好在是绝大多数幽灵灾厄启迪显示的都是“中立”。

而且季寻有一个“夏牧城死灵亲合度+15”的光环,那些恶灵对他并没有什么恶意。

徐老头也全然没有影响。

然而卡特琳娜和车二就显得有些打眼了。

那些幽灵飘荡而过,都用一种看“美味食物”的眼神盯着两人看看。

还有一头舌头拖到地上的馋鬼,更是在车二脸上“哧溜”舔了一口。

车二刚准备拔尖动手。

徐老头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喝止道:“别!”

他想想解释道:“噢,城里别动手。不然对原住民的恶意,可能会引得很强大的恶灵找上门来的。”

恶意会引发仇恨?

季寻听着这话,眸光微微一眯:“啧啧.有意思啊。”

看着这满城的灾厄,这遗迹还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既然昨天没死,想来是有办法杜绝攻击的。

而且正常来说,灾厄级别的怪物不可能这么密集的。

现在线索指向的解释,就只能是那头天使残躯了。

谜题就藏在这夏牧城里的某处。

就像是整座城市的电源,想破解这时光回溯,也得朝这个方向想办法。

“我们得尽快找到线索啊.”

“嗯。不然时光回溯,可能永远都会被困在这里。”

“.”

季寻四人一路在街道上走,一路商量着对策。

虽然有徐老头这BUG,但他的失忆症并不是时刻都靠得住。

保不准他们已经在这秘境里困了不止两三天了。

谁也不敢说再困下去没有别的危险。

必须尽量破局。

季寻心中琢磨道:“这夏牧城不大,按照我的性格,昨天该尝试的破局方案应该都试过了。现在还在时间循环中,不外乎就几种情况:一是遇到什么不可力抗的因素,又或者时间不够,又或者忽略了什么重要线索.”

不仅仅是他,卡特琳娜的才智也极高,理论上来说能想到的,应该都做过了。

可惜徐老头不记得了。

几人就这样在街道上寻找着线索。

那些幽灵并没有搭理他们,偶尔会有几头贪食的怪物会多看一眼卡特琳娜和车二两个人类。

季寻觉得主路上的那些店铺什么的他应该之前都去找过了,所以这次选择的调查方向也是一些清幽小巷。

几人走着走着,突然就听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抬头一看,那是一间门口挂着刀剑的铁匠铺,那锻打铁块的声音就是从铺子里传出来的。

季寻原本觉得这么明显的建筑一定是去查看过去的。

想着先去逛一遍城里的大局,随便看看就好。

然而走到巷子里,徐老头的间歇性失忆又想起了什么:“等等。”

季寻三人偏头看了过去,期待着什么:“???”

徐老头皱眉说道:“季寻小子,你昨天好像在这铺子里待了挺久的。”

季寻一听立刻就来了精神,他根本没想多问,直接就钻进了那铺子里。

在烧得通红的火炉旁,他看到一个上身极其健硕的牛头怪。

【锻造大宗师玛法斯】

详解:擅长锻造超凡兵器的大师级工匠,未知等级灾厄;友善;

季寻看着这牛头怪物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上次为什么会在这里了。

他直接开口道:“请问.”

还没说出来,那牛头怪物就打断了他:“%&amp;*@¥#”

它说着甚至没抬头,继续捶打着手里的那长剑剑胚。

季寻看了看身边的这个翻译,徐老头道:“它好像说‘这里不是人类该来的’.”

季寻一听喜上眉梢。

这牛头怪智慧程度很高啊!

既然自己来耽搁了很长时间,那就不用啰唆了,他直接就拿出了一张收容卡,轻喝一声:“解。”

一块拳头大小的银色金属就放在了面前。

这就是上次战争模式里花了大代价兑换出来的【瑞亚神敏合金】!

之前在无罪城的工匠,没有人锻造这种神敏合金。

甚至整个联邦的锻造大师,都没听说谁能锻造出满足他需求的手术刀。

现在看到这大宗师,季寻立刻就知道自己上次肯定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他又把【瘟疫医生的手术刀】这柄遗物也拿了出来,然后一番比画:可以照着这手术刀锻造?

不用说话,那牛头人肯定是看懂了。

大概是因为“夏牧城死灵亲和+15”,这牛头人也没拒绝,说了两句。

季寻心中一喜,看它那沉稳的表情,就知道他能锻造!

徐老头翻译道:“它说,可以锻造,但好像要你付出什么.一件什么东西.”

季寻问道:“什么东西?”

手艺收费,这也能理解。

但他却不理解这些灾厄需要什么。

徐老头也愁眉苦脸道:“我也没听懂,但好像什么挺重要的,又或者它说的是‘代价’什么的”

季寻想着,直接点点头。

就时光回溯的情况来看,如果出不去,也就会被困死在这里,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如果能出去,到时候天使残躯八成是找到了,这秘境恐怕不复存在了。

总之,先答应下来再说。

牛头怪看着季寻点头,似乎用了一种略微古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但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将那块的【瑞亚神敏合金】丢入了铁炉中,又说了一句什么。

徐老头翻译道:“好像是说‘明天再来取’。”

明天?

季寻听着眉头一挑。

如果这次循环不能有突破,就没有明天这个说法了。

东西留在这里也不怕,反正能回溯。

锻造需要时间,四人也没在铁匠铺里停留,走了出去。

而就是这时候他们也知道,夏牧城某个地窖里,一群人从幽暗的地道中爬了出来。

领头的不是旁人,正是狮心家族的卡克大少和大议员白家的白薇。

“还真是危险重重啊。我们要是不下来,就开荒猎人来试探,怕是永远都是一个无法探索的‘T级秘境’了。”

“现在说这话还早,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可不好说。”

“白小姐,这次还真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出手,我们之前遇到冥河之水的时候,可能就全军覆没了。”

“可惜了我家族豢养百年的那头【幽冥蟒】,但愿这次的付出能值得吧.对了,你资料上记载的,那封印的一个关键线索在哪儿?”

“夏牧城是守护封印的秘境,而那线索,据说在只有特殊方法才能进入的‘三十三重鬼楼’。正好,我知道那方法。”

“嗯。”

“.”

一行人一商议,就从地窖里爬了出去,走到了灯火璀璨的街道上。

(本章完)

如果您觉得《灾变卡皇》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195940.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