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灾变卡皇 > 章节目录 第188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看够了就把我弄出去

第188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看够了就把我弄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季寻看着眼前出现的洋装女子,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半步。

这女人一头如瀑的黑直长发,模样倒是不差。

不过她脸上那戏谑的表情,还有那诡异的出场方式,季寻看着心中莫名觉得危险。

没看明白之前,最好别露头。

何况,这两个女人看着是有什么私仇。

季寻可没有任何想给卡特琳娜这位大小姐挡刀的想法。

徐老头见势不对,更是先一步就躲得远远地。

白薇只瞥了四人一眼,看着季寻三人退缩的懦弱表现,冷笑一声,全然没把他们当回事儿。

果然如情报所言,这女人就是组了一个野队。

她目光就只落在了卡特琳娜身上,揶揄道:“哎哟,卡特学妹,我可从没见过你这副丑小鸭样子呢?”

“.”

卡特琳娜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仇敌都追到秘境里来了,她没报任何侥幸对方是来叙旧的。

而且对方想来,大概率是想破坏自己的“英雄试炼”。

既然被看破了身份,她也没想再伪装,一把就将头上的防毒面具和伪装都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头金色如瀑的长发和俏丽的容貌。

她也想看看,自己堂兄卡克带来的那些狮心家族的军士,是否敢杀她这个大小姐!

白薇看着卡特琳娜露出了真容,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冷笑一声。

但可惜,她白家是为数不多知道狮心家族英雄试炼是传承至古老的屠龙勇士秘法。

这试炼死亡率极高。

可一旦完成,英雄命格凝聚,未来几乎必成传奇强者!

所以要杀,就必须趁早!

在别处或许还杀不掉这女人。

但在这秘境里,没有护卫和诸多保命物,可再没比这更好的机会。

徐老头和车二还是第一次看到卡特琳娜的真容,两人齐齐眼露惊讶。

车二双眼闪烁少年的惊叹:“哇原来那个姐姐这么漂亮。”

徐老头也怪叫道:“哎哟,季寻小子可是好福气.”

季寻早就见过盛装打扮的卡特多次,心无波澜。

他嘴角微微扬起,目光反而落在了不远处那栋金碧辉煌的三十三重鬼楼上。

看这架势,狮心家族的人就是冲着那鬼楼来的。

“这么说来的话.上次回溯,这些人应该已经也到了?”

季寻大脑飞速运转了起来。

虽然这次在夏牧城里没有逛多少地方,但就目前看来,想要破开这时光回溯领域的方法,最大可能就是在那木楼里。

“所以.上次我是进去过的?又或者因为没进去过,所以才回溯了,想进去一探究竟?”

季寻脑子里想到了很多可能,眼中跃跃欲试的精芒越来越浓。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他都觉得,自己必须进去看看。

不过,门口那些狮心家族堵门的人确是个大麻烦啊。

好消息是,季寻仔细看了看,没有看到之前见过的那几个联邦将星。

还不算完全没机会。

然而就是季寻观察的时候,两个女人就打起来了。

顶级贵族家的小姐打架可不是扯头发抓脸。

她们的实力也非常强。

卡特琳娜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突然掏出了一张卡牌,轻喝一声:“音之屏障·震!”

就是这一声轻喝,肉眼可见空气中一圈圈涟漪扩散开来。

随即耳旁就听到了“沙沙沙”像是沙尘落地的细碎声响。

季寻注目一看,这才发现地上出现了无数被震死的黑色小虫子。

刚才那女人露面之前,其实就已经借着黑暗将这些微不可觉的虫子给释放了出来。

季寻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刚靠近第一时间就被发现了。

如果不是卡特琳娜熟知对方的手段,这虫子恐怕都会让人吃大亏。

徐老头看着一声轻疑:“咦【方块4-通灵师】序列走秘术虫师线路的,倒是少见。还是这么漂亮一个女娃娃。啧啧,这条路可不好走。”

“原来也是三阶。”

季寻也听说过虫师。

但底层猎人中几乎看不到这种稀有卡师职业。

越是稀奇古怪的职业序列,需要的恶魔印记、技能卡、职业资源什么的就越稀少。

除了那些大贵族,普通人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途径。

然而这都是次要的,白家有那实力,虫师什么再稀也能培养出来。

他疑惑的是,这女人怎么敢动手的?

恶意不是会吸引这城里的灾厄吗?

车二眸子一转,直接问了出来:“爷爷,您不是说在城里打架会吸引灾厄吗,她怎么没事儿?”

徐老头解说员功能在这一刻又体现了出来。

他的眼界绝非常人能想象,琢磨了片刻便说道:“嗯我没记错的话,通灵师序列有一些秘法能将仇恨恶意什么的精神波动转嫁给通灵物。而且,我们看到的也不是她的本体。那女娃好像会一些失传了远古手段啊.”

原来是这样。

季寻听着眸光微微一眯。

然而那白薇有这秘法,卡特琳娜怎么办?

他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用意,目光微微一凛:“这是想借怪杀人吗”

两人一照面就打了起来。

卡特琳娜晶眸厉芒一闪,轻喝一声:“咒印·解!”

再一看,她体表就出现了、、、一些各式各样的音符形咒文。

这些咒文此刻仿佛让声音有了形状。

各种音符被固化在了体表,形成了一层层震颤不已隔绝防护层。

那些沙尘暴一般的虫子不断飞过去,在卡特琳娜身体几米外就开始坠落不停,渐渐堆积成了小山。

卡特琳娜虽然也有用音波咒术还击,一时半会儿看着分不出个结果。

但既然动手了,恶意和仇恨就已经散发了出去。

“虫师还真是邪门”

季寻看着那沙尘暴一样的虫子也目光凝重。

即便是他现在能一拳打碎普通钢板,可武技遇到这些虫子也有些无可奈何。

数量太多,没有克制手段几乎不用考虑正面力敌。

而就是那两个女人打起来,铺天盖地的虫子可不仅仅是朝着卡特琳娜一人去的。

“噢,这小姑娘竟然养着玩意儿.”

徐老头认出了虫子的来历,怪叫一声,连连又拉开了一段距离:“躲远点,那是‘食骨圣甲虫’。接触皮肤后它们能从你的毛孔里钻进去把骨头血肉啃光!”

“哦。”

车二听到这话,也毫不犹豫地暴退拉开了距离。

季寻暴退的同时,指间却浮现了一团黑色火光,轻触在了几只虫子上,瞬间将其烧成了灰烬。

见状,他也有了一些底气。

这种战斗他们的手段帮不上什么忙,也没打算帮忙。

因为危险可不仅仅是虫子。

就这时,两人打斗的动静也终于是吸引了城镇里的灾厄。

森林里,一头头黑色幽灵飘荡了起来,朝着战斗中的两人飘了过去。

而更远处,城镇街道上那一些体型庞大的灾厄级怪物也被战斗吸。它们也嗅到了人类恶意的味道,发出一些让人灵魂都战栗的恐怖啼鸣,缓缓或爬或飘了过来。

等这些的未知品阶灾厄过来

帮不帮忙,都是死局啊。

卡特琳娜很清楚自己能和白薇打打,但那些灾厄一旦被吸引,她必死无疑。

但好在是,这是一个可回溯的秘境。

这让危机就有了一个可选择的。

卡特琳娜想到了什么,也瞬间明白为什么季寻上次会杀掉了她了。

因为,这是她自己要求的!

这次,她同样只能这样选择。

卡特琳娜想到这里,也是果断至极,传音入耳:“季寻,我一会儿会使用一种魔神秘术尽快结束战斗。也会帮你清理掉那木楼前的猛兽军团,创造进去的机会。但我目前的实力并不足以驾驭那咒术。作为代价的是,魔神会带走我的灵魂。所以,请伱在进门之前,务必把我杀掉!”

卡特琳娜能想到唯一破局的方法,就是这个。

“.”

季寻听着耳旁传来的这话,稍为一下想,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说的那个咒术规格可能有点高,直接指向了魔神。

这就是狮心家族这种顶级贵族的底蕴。

但问题就来了。

在这个秘境中,肉身死亡什么的能回溯。

可灵魂咒术涉及的法则层面非常高。

一旦灵魂被恶魔带走,并不见得这个时光回溯一定能将她复活。

只有提前杀掉她,才是最稳妥的方法。

而且就目前这局势看来,他们之前应该是这样做的。

这一瞬,季寻好像想明白了刻字的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会放弃破局,也要承诺把她复活.”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方案。

卡特琳娜现在已经知道时光可以回溯了,她可以选择自杀。

想要回溯,那样做甚至更保险。

但这样一来,季寻几人就进不去那三十三重鬼楼。

后续线索也找不到。

必然就会陷入一个“无限循环”中。

他越来越觉得这种循环绝对不会是无限次数的,总觉得每循环一次,好像都会危险几分。

卡特琳娜也正是想到了这点。

所以她果断用自己的死,换一次破局的希望。

这才有了之前瀑布下石像后雕刻的那行字迹。

季寻的性格是有恩必报,有债必偿。

真要有人为他赴死,这恩情肯定是要还回来的。

“不过这样一来,不还是循环了?卡特要是死了,我还得选择回溯复活她,得想点别的方法啊”

季寻听到这个方案,脑子里无数思绪闪过。

他甚至也有些想吐槽自己上次为什么没留下一些指向性线索了。

这局面.有点难抉择啊。

季寻想到这里,看到了远处那个白薇,又看到了远处的猛兽军团。

如果仅仅是私仇,他没打算多管闲事。

但现在这局面是需要破局的。

咦.

未必要卡特琳娜去送死啊。

自己死了也可以重来的啊!

现在通过徐老头的说法,确认了卡特琳娜已经死过一次了。

死亡就显得好像没那么让人畏手畏脚了。

而且,季寻自己也想测试一些想法。

脑中计划顺成。

他嘴角微微扬起了弧度。

没等卡特琳娜使用出那秘术,季寻骨骼噼啪作响,浑身钢针般的毛发已经转眼就冒了出来。

而他身边,徐老头和车二也看到了他这兽化的迹象,满目错愕:“???”

虽然认识,但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季寻变身的样子。

而且狼人身躯上看着那钢筋一般虬结凸起的肌肉,两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变身后全维度属性将近八十点支撑起的身体视觉冲击极强,这根本不是任何二阶卡师身上能看到的。

不用去想,就知道这狼人的战力绝对夸张得离谱。

但即便如此,虫师最不怕的就是近战系卡师。

徐老头猜到了他想干什么,连忙提醒道:“喂喂喂,季寻小子,那家伙的手段”

然而没等话说完,季寻就偏过头来,咧口露出了一嘴尖牙,狞笑着告知了一声道:“前辈,我要冲楼了。”

随即,他身上就腾起了一层黑色的火焰。

车二眨了眨眼,满眼憧憬:“哇季寻先生好强!”

徐老头认出了这火焰的来头,瞬间恍然,但又自言自语地嘀咕道:“高等恶魔的地狱火?这玩意儿是人类血脉能掌握的?这小子的恶魔印记有点意思啊”

就是变身完成的一瞬间,“啪啪”两声气爆响炸响耳膜。

季寻站立的地面瞬间凹陷出了两个深坑。

再一看,人影已经溃散当场。

另一边,卡特琳娜刚告知了季寻她的计划,就已经在凝聚释放那魔神咒术所需的咒力了。

她觉得就季寻的智慧和果断,绝对不用多说,他就能明悟自己的想法。

虽然可能会再次面临时光重塑,但好像眼下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真要白薇把自己杀了,就那女人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和自己一起来的人。

然而就是这咒术还没准备好。

她突然感知到什么,目光一凛:“好快!”

卡特琳娜本以为是什么高阶灾厄突进而来了。

但余光一瞥,竟然是季寻?

“那家伙怎么会这么强?”

卡特琳娜也大感意外。

她记得情报里那家伙虽然强,但也才是一个一阶卡师。

现在这什么情况?

就这爆发出来的速度和那势不可挡的气势,这架势怕是同阶卡师都不能给她这么大的压力。

同样震惊还有对面的那个白家大小姐!

然而季寻的速度之快,这个距离,几乎就是出现在两人视野中的下一瞬,他人已经突进到了白薇面前。

术士系的卡师肉身敏捷本就不太强。

即便是看到了,她也避不开了!

裹挟着地狱火的拳头又凝聚出了【二极崩】的诡异拳劲儿,根本没给那白薇闪避的机会,一拳就轰在了她的胸口。

看着那张冷傲又疑惑的脸庞,季寻也没指望一拳能杀掉这个手段诡异的三阶虫师。

何况也早就知道这不是她的本体。

这一拳落下,就像是打在了沙雕上,“哗啦啦”整个人就溃散开来。

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在地狱火顷刻化作了灰烬。

不过虫子数量太多,拳头轰过去,后面的虫子竟然顶着前面虫子的尸体钻入了火里。

这女人实力和心机都不弱。

季寻眼中溢出一抹冷笑。

他连忙暴退抽身。

正好此刻卡特琳娜的卡牌也飞到,音波在虫群中轰然炸裂。

两人没有商量的一次默契配合,干掉了白薇的这个虫子分身。

“这家伙”

看着如此轻易就破掉了自己视作大敌那女人的分身,卡特琳娜眼中满是惊愕。

刚才那一拳的杀伤,即便是她自己都感受到了致命威胁。

可想这一拳到底多强。

但没来得及去惊讶季寻的战力为什么会如此离谱。

她更在意的是,为什么季寻要选择出手?!

要知道出手的恶意会吸引那些灾厄,也就意味着两人都必死无疑了。

这念头刚一浮现,就看着比自己高了接近半个身子的强壮狼人就瞬移般出现在了身边,歪着脑袋咧口笑道:“啧啧,卡特小姐,你就笃定我这次也一定会选择回溯救你?”

卡特琳娜神情淡然,没搞懂这家伙为什么这时候还有闲情逸致闲聊,但也回应了一句:“如果我看错人了。那就死好了。”

“.”

季寻听着咧口一笑。

这女人可没看上去那么天真单纯。

她可不是赌人性,而是拿捏了人性。

不过也无可厚非。

季寻没想啰嗦,神情淡然地说出了他的计划:“你那秘术暂时别用。我现在要冲楼了。跟上。”

卡特琳娜听着俏脸一愣,思路都有些没跟上:“啊?”

她也猜到进入那鬼楼里或许能躲避灾厄的恶意锁定。

但这能冲过去?

没人比她更清楚狮心家族的军团战力。

然而季寻只是告知,可没想解释的意思。

告诉她,仅仅是想卡克和狮心家族那些人多个投鼠忌器的诱饵罢了。

说完的,季寻根本没有丝毫犹豫,朝着远处鬼楼前堵门的那些狮心家族军团护卫冲了过去。

“你”

卡特琳娜见他这么莽撞的计划,也眉头紧皱。

即便你战力还不错,但也不至于能强闯有高阶卡师凝聚的战阵啊?

但现实根本就没给她询问的时间,那高大的狼人已经冲了过去。

卡特琳娜银牙一咬,也紧跟而去。

这一幕,同样看呆了徐老头两人。

他们之前以为季寻选择出手是想救卡特琳娜。

一个觉得年轻人太冲动;

另一个觉得那什么情情爱爱的影响了拔剑速度。

然而看着季寻转脸就朝着鬼楼冲过去了,两人这才意识到他们想错了。

季寻根本不是想着是救人,而是要冲楼!

可是,怎么敢的啊。

那里可是有高阶卡师压阵的军队战阵。

一个二阶就是再强,如何有半点胜算?

徐老头看着起初也眉头一皱,感到很疑惑,但余光一瞥到空气中飘来的那些灾厄,他仿佛又明白了什么。

而车二看着孤身冲向敌军的那狼人身影,震惊的同时也热血沸腾。

他仿佛悟出了一些东西。

那种无所畏惧的犀利,不就是他追求的剑道吗?

季寻先生好强啊!

反正死了也会回溯,少年澎湃的战意已经按捺不住,他就准备冲上去:“爷爷,我去帮忙!”

既然要打,他也决定去帮忙。

然而还没把剑拔出来,就被徐老头一把按住了,吐槽道:“你帮个屁!你不去添乱就好了。”

车二还以为爷爷的又战术性地要后撤:“可是.”

徐老头看明白了季寻的计划,那双浊眸中也露出了一抹欣赏,“你没发现那小子明明杀意冲天,但过去之后,那些灾厄却半点没理会他?”

“啊?”

这一说,车二这才又看了一下,惊讶道:“还真是也!”

眼中的晶莹越来越亮,他连忙问道:“爷爷,为什么?”

“恶意是无法隐藏的。这秘境的灾厄对这种情绪感知非常敏锐”

徐老头目光微微一缩,解释道:“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那小子心中完全没有恶意。单纯的,只是想杀人罢了。”

车二完全没听明白:“啊?都要杀人了,还能没有恶意?”

徐老头意味深长道:“所以说,这小子心境很诡异啊。”

卡克大少原本只是想看戏。

虽然他乐于见到卡特琳娜死掉。

但毕竟是自己的堂妹。

他不能出手。

好在是这秘境里都是一些恶意情绪触发的灾厄。

他们队伍死了很多人才试探出了这点。

再有白家的秘术,计划就完美了。

由白薇攻击,卡特不还手必死,还手了就中计。

怎么看都是死局。

事情也和预料的一样,待得他们通过密卷找到了传说中的“三十三重鬼楼”之后。

这动静也第一时间就吸引来了提前一步进入秘境的卡特琳娜。

然而卡克没想到的是,原本计划是要么白薇杀掉卡特,要么灾厄杀掉她。

却不想那野队里,竟然有一个狼人突然就击碎了白薇虫胎分身?

而且还冲着他们来了?

咦.狼人。

这不是那个通缉犯?

卡克觉得自己认出了什么,但又觉得和情报里不一样,战力差距太多。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狼人已经杀了过来。

根本没给猛兽军团这些人思考的时间,狼人就已经冲了进来。

卡克想利用灾厄杀掉卡特琳娜。

季寻也是同样的打算。

他现在的实力杀三阶有点勉强。

但三阶卡师想杀他,也几乎不可能。

已经入门的「无上霸体」和《细胞活性沸腾》几乎保证了他在战斗不受致命伤就一定死不了。

所以想稳稳杀掉自己,必然要四阶以上的高阶卡师出手。

但那些人并不知道这秘境能回溯,未必会选择和一个“无名小卒”以命换命。

季寻就是认定了这点,毫无顾忌地就冲入敌军战阵之中大杀特杀。

他这都杀上门来了,猛兽军团那些人也不可能完全不管不顾。

“啪、啪、啪”

枪炮声不绝于耳。

动手几乎都是低阶军士,哪怕穿着机械战甲和铠甲,在季寻的拳头下几乎都是一蹦一个。

真正有把握杀掉季寻的高手们看着面色齐齐一黑,但却没人敢胡乱动手。

何况那些人正犹豫着,季寻身后,又跟来了一个卡特琳娜。

这位狮心家的大小姐低阶军士可能没见过,但高阶军官可都认识。

没人敢真下杀手。

而且还有最糟糕的一点。

卡特琳娜这一冲过来,之前被她吸引过来的灾厄此刻也跟着过来了。

看似无懈可击的战阵在这秘境里,可是累赘。

战阵中但凡有人有了恶意,灾厄都会被吸引过来。

何况现在是一群人都被季寻杀得产生了强烈的恶意情绪。

这股波动几乎吸引了整座夏牧城里的怪物。

视野中,各种大大小小怪物潮水般朝着鬼楼这边涌了过来。

护卫们也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保护少爷!快散开!”

卡克看得脸色一黑,眸光阴沉道:“放他们进去!”

他也不傻。

猜到了这两人的目的是想进楼。

但鬼楼可不是谁进去都能活命的。

否则他们这些人也不会在门口留守了。

高阶将领也不敢动手,

而且真要继续阻挡下去,他们损失更大。

索性就放开了。

季寻看着狮心家族那些家伙把路口让开了,他也没想纠缠,直接窜入了鬼楼之中。

卡特琳娜紧随其后。

如两人猜测的那样,进去的一瞬间,外面那些灾厄仇恨也瞬间消失。

然而从他们进入鬼楼的第一课起,诡异的一幕就上演了。

刚一进来,季寻就发现四周环境一变。

没等他眼中那些幻象完全浮现出来,

启迪就出现了:「你豁免了源自梦境与欢愉之主阿拉克涅的信仰污染」

季寻看着启迪丝毫不意外,心中还嘀咕了一句:“我说呢,原来在这里。”

因为这秘境就是封印的那位旧日神明的一部分。

之前一直没找到任何关于旧神的痕迹,现在封印都被破开了,不至于一点信仰污染都没泄露的。

原来在这鬼楼里。

但即便是豁免了污染,季寻耳旁也传来了欢呼声。

看着脚下的钢丝绳,再一看四周欢呼的观众,这里一切都很熟悉。

回到了马戏团里。

“原来是梦境啊.”

神情一恍惚,季寻一眼就意识到怎么回事儿了。

这个术式的品阶非常高,属于神术级别。

再有信仰污染,这换作旁人来几乎是瞬间中招。

但季寻却没有。

除了豁免了信仰污染,还因为他在《银月秘典》里看到过这个术式。

这是一个会主动让人不想醒来的愉悦梦境。

【月神降临】效果是能让人在梦境中实现心中最强烈的欲望,满足什么期待又或者弥补什么遗憾。

一旦陷入,很可能会永远在梦境中沉沦。

而且季寻现在修炼的精神观想发是「空月神想」,和这幻术同出一脉,自带豁免效果。

这让他很清楚地看到了梦境中一缕缕有术式矩阵的月光。

季寻明知道是梦境,但看着眼前的钢丝绳,他那张涂着夸张红唇的笑脸裂到了耳根。

他轻盈地走在了钢丝绳上,做好了他最后一场表演。

走过钢丝,他像是曾经无数次那样,朝着台下热烈鼓掌的观众们鞠躬。

再一抬头,已然是一张灿烂无比的笑脸。

梦境毕竟是梦境。

季寻看破了幻象,从手中储物戒指中拿出了那本《银月秘典》。

这本秘典本就是银月教派的传承宝物,大概是身份识别正确了,幻术也豁免了。

一瞬间,眼中幻象渐渐褪去。

他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之前那栋鬼楼里。

只不过里面没有什么灯火璀璨,只有一片空空如也。

自己有他一个人,和满屋子淡淡的月光。

旁边有楼梯,季寻就直接走了上去。

笃、笃、笃

走了上去,他就看到上一层一个人呆立当场。

那人一身军装,季寻之前见过,就是联邦二星中将「白色乌鸦」波洛。

看着眼前这位六阶强者都陷入了幻境中,他也感慨这秘境真就是处处是绝境。

如果没有其他外力因素。

这位六阶强者这辈子恐怕都醒不来了。

季寻也没想去唤醒这位强大的敌人,也没想动手去试试能不能杀掉。

他继续朝着楼梯一层层地走了上去。

每一层几乎都有一个陷入了梦境的人。

能进入鬼楼的几乎都是高阶卡师,但是狮心家族的军士。

季寻没想惹麻烦,一直走着。

直到走了十六层,他终于遇到了一个熟人。

一头金发的卡特琳娜正沐浴在月光下,看着像是已经沉沦在了梦境中。

季寻看到这里,突然有些好奇了:“啧啧.这位大小姐会做什么梦呢?”

【月神降临】可不仅仅是让人做美梦,还能让施术者入梦杀人。

季寻又把银月秘典翻看了一线,看到了这个术式的入梦原理之后,就尝试着用自己的精神力链接上了术式域场。

四周光景一变。

“还真成了。”

季寻发现自己突然就出现在了一个热闹会场上。

一群穿着得体西服的绅士们正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国家大事。

因为是梦境,季寻也没去听那些话,反而对环境很感兴趣,心中猜到:“联邦议会的议会大厅?”

他看着眼前的场景,想到曾经见过一幅油画里就是这场面。

这不就联邦最高权利机构,议员们开会的那个大殿?

“哟,这女人理想还真大啊”

季寻看到这场景,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转头一看,果然。

五大议员席位之上,还出现了一个特殊席位。

一个金发碧眼,带着一股上位者气息的长裙女人正严肃地坐在王座上。

梦境就是自己心底最真实的写照。

季寻看着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原本以为她就想当个狮心家族的话事人,没想到理想这么远大,竟然是掌控整个联邦?

不过,好像这才更有意思啊。

然而就是这一瞥,作为梦境主人的卡特琳娜也一眼就看到了她美梦中突兀出现的那家伙。

但因为是梦境,这位目前也没有主观意识去控制自己的想法。

季寻原本就是想来看看就走的。

然而四周场景却飞速变换了起来。

再一看,竟然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洪楼赌档?”

季寻一看那绿布铺着的牌桌,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当初这位卡特小姐去洪楼找茬儿,然后和秦如是对赌的场面。

季寻看到这里,立刻意识到,当初这场赌局竟然成心结了?

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季寻想着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能幻想出这样的梦境,很显然,卡特琳娜是认出了自己就是当初赌档里旁观那个人。

只是一直没说罢了。

“这”

季寻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了。

而台面上的扑克点数,也正是脱衣服那一局。

秦如是:黑桃K,方块K,天牌26点。

卡特琳娜:红桃K,红桃点。

卡特输了。

赌注是她的衣服。

这个梦境的一切都很真实。

只是对面的秦如是和董七两人都是一片扭曲的光影,看不清容貌。

而季寻还是在原本的位置。

当好他的旁观者。

看着牌面输了,卡特琳娜震怒之后,厉喝一声:“愿赌服输!”

他脱掉了自己的西装,然后是衬衣,再然后是束胸绷带,转眼脱得一干二净。

虽然之前已经看过一次了,但季寻再看一次,却感觉不太一样了。

上次是有秦如是那极品身段压着,又有敌人光环,再美都觉得没什么意思。

而现在人也算半个熟人了。

这一看。

哟,还不错的样子。

胸前巍峨盈盈可握,臀腿比例绝美,身段玲珑有致,肌肤也细腻中透着一股少女专属的淡淡粉红

这绝美胴体还真没什么可挑剔的。

季寻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像是上次那样。

卡特琳娜感受到了那目光,回瞪了一个冰冷的眼神。

然而上次她不认识季寻,瞪了就瞪了。

可这一次,她认识了啊!

梦境中也认识的!

那目光突然就从冰冷,变成了疑惑,然后变成了.惊讶。

四目相对,季寻看着那眼神,也意识到这不像是一个做梦的人的目光。

卡特琳娜率先开口:“你怎么来了?”

说着,她秀眉一皱,碧蓝的瞳孔里满是疑惑。

似乎是在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出现了错误。

“???”

季寻听到这话也意外了。

他愣了一瞬,这才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

卡特琳娜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道:“季寻阁下,你觉得呢?”

听着自己的名字被一口说出,季寻更觉得意外了。

这可不像是做梦的人能说出来的。

没待他多想,卡特琳娜看出了他的疑惑,直接说道:“我就职的【梅花7-歌唱家】序列指向的魔神忒弥尔同样擅长各种精神幻术。而我精通的魔神秘术让知道我现在陷入一种精神梦境了。但出不去。”

说着,她才问道:“所以.我才好奇,季寻阁下是我的梦境中出现的执念,还是你真的来了?”

季寻听到这话,这才意识到这女人原来是真有理智意识的。

然而他还在想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

卡特琳娜看着他的表情,却依然确定了什么,打断道:“好了,我知道了。”

季寻:“???”

卡特琳娜淡淡道:“这是我的梦境。我刚才想戳死你,但你还活着。”

所以,就是外来的了。

“.”

季寻听着眼角莫名一抽,随即爽朗一笑。

他倒不觉得这位狮心家大小姐真这么小心眼,这话也是说说罢了。

既然话都说开了,两人之间反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能提及话题了。

他也语气轻松地调笑道:“不就是看了你脱衣服吗,不至于梦里都想戳死我吧?”

“.”

卡特琳娜没好气地瞥了一眼,没回应这话。

但也没看出真有什么怒气。

只是自己一个贵族淑女,从来没再男人面前暴露过身子,现在还全光着,总归是觉得有些介意的。

原本是想幻想出衣服穿上的。

但好像成了心结,怎么都是光着的。

但卡特琳娜表现得却非常从容,如同上次那样,也不遮不掩,还淡淡道:“如果季寻阁下欣赏够了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先把我弄出这幻境。”

“当然。”

季寻收敛了眼神,回应道。

他的目光看着那张俏脸,不见轻浮,由衷赞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卡特小姐身段确实绝美。”

卡特琳娜听着冷哼一声,原本是不想理会的,但听着这是夸自己,仿佛化解了某个心结。

她想到了什么,又问了一句:“噢?比那位秦会长如何?”

季寻眉头一挑,可不会昧着自己的审美,也如是道:“还差点。”

卡特琳娜一听,那傲娇的脸庞瞬间又溢出一抹冷笑:“呵!”

季寻笑着耸耸肩,也没耽搁,《银月秘典》一拿出,四周幻境瞬间破掉。

两人又回到了木楼里。

(本章完)

如果您觉得《灾变卡皇》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195940.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