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灾变卡皇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秘胎寄生术

第189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秘胎寄生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卡特琳娜看着眼前的场景从洪楼变成了一个月光满溢的小楼,晶眸中的谨慎也没消失。

她指间微微一动,拿出了那枚命运金币。

像是用了什么咒术确认了这不是梦境之后,眉宇间的微微拧川这才松开。

危机暂时解除了。

然后,她的余光又不觉落在了眼前那个嘴角还挂着笑意的家伙身上。

卡特琳娜那绝美的俏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晶眸底却掠过一抹复杂。

如果做梦记得不还罢了,也不会这么纠结。

但她职业能力让她能清楚记得刚才梦境里发生了什么。

自己心底最大的秘密被人窥探了去,总归是有点芥蒂的。

像是脱光了衣服,半点秘密都没有了。

噢,不用像是。

这家伙确实里里外外看了个通透。

想到这里,这位狮心家的大小姐眉宇间轻轻眨动着一抹无奈。

曾经赌档那一幕她还耿耿于怀,后来心境剧变释然了。但她依旧觉得,遇到了一定会杀掉那家伙。

再后来通过一些情报知道“查理男爵”就是那家伙之后,她却犹豫了。

没那么想杀掉那家伙了。

本没打算揭破,让这事儿就埋藏在心底。

相互装不知道也罢了。

然而刚才梦境里却重现了一遍。

局面就变成眼前这样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都没说话。

被一个男人看了个通透,卡特琳娜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季寻笑着摇摇头,主动打破了这微妙的尴尬气氛,提醒道:“这鬼楼里有很强的信仰污染,能制造梦境幻术。你小心点。”

听到这话,卡特琳娜脑中思绪瞬间就被拉了回来,也应道:“嗯。”

这梦境之厉害,她刚才亲身有体会。

如果不是眼前这家伙,还真要困死在梦境中。

想到这里,卡特琳娜眸光中的凛色也缓和了许多。

自己这次英雄试炼还,如果不是遇到那位前辈和眼前这家伙,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算起来,自己还是欠他人情的。

季寻没打多停留,也没把刚才的梦境放在心上,示意道:“我打算继续上去看看。你呢?”

这坦然的态度让卡特琳娜也莫名觉得尴尬一散而空,道:“一起吧。”

她也很好奇这鬼楼是什么情况,也知道对方问这话什么意思,多说了一句:“这些信仰污染短时间内对我影响不大。”

季寻听到这话也点点头。

两人就顺着楼梯继续往上走去。

后面又走了几层楼,除了遇到狮心家族的人,也遇到了X局的特工,还有几个不明身份的家伙。

这些都是真正的高手。

季寻两人也这才知道的他们之前,已经有这么多人已经先来了一步。

想来也正常。

这个遗迹可能关乎了突破传奇的秘密,有高手来也正常。

但所有人都陷入了梦境之中。

季寻两人没有多管闲事。

就一路上行。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顶楼。

这里视野非常好,一眼就将整个沉浸在一片橘色火光中的夏牧城尽收眼底。

顶楼依旧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小小的石台。

但这里,已经有两个人先到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猥琐老头和一个持剑少年,正蹲在石台旁边琢磨着什么。

听着有人上来的动静,两人蓦然回头。

四人对视一眼,尽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错愕。

季寻大感意外,问道:“前辈,你们怎么在这里?”

先到顶楼的两人不是别人。

正是徐老头和车二。

可如果没记错的话,两人即便是进鬼楼了,也应该在后面吧?

而且这一路走上来,六阶高手都被困在了环境中,而这两个家伙看着却早就来了。

徐老头也一脸茫然,显然没听懂这问题指的什么,“啊?”

季寻也猜到了事情有古怪,又问道:“伱们.从哪儿进来的?”

一旁的卡特琳娜却面露谨慎。

甚至以为他们现在正在某种梦境中。

徐老头依旧满眼疑惑:“这你刚才不是冲散了狮心家族那些守门军团吗?我们就趁乱进来了。”

季寻虽然表情没有异常,但其实心中同样戒备。

在这鬼楼顶楼突然看到熟人,可不见得真是人。

他细问道:“你们怎么上顶楼来的?”

徐老头茫然道:“进来就这里了啊?”

说着,他还不忘反问道:“难道你们不是?”

季寻:“.”

卡特琳娜:“.”

两人听着眼角一抽。

果然,这位的手段是不能用常理去想的。

多了几句,他们也大致确定了眼前就是徐老头。

这猥琐模样,是他们幻想都想不出来的。

四人小队再次碰头,戏剧得让人唏嘘。

卡特琳娜这才发现,好像从始至终,就自己有真正的生命危险?

既然确定了身份,季寻也问道:“前辈,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徐老头指着石台,说道:“这里也有一条铜蛇。”

停顿了一下,眉头一皱道:“不过麻烦的是,拿不起来。”

季寻一看石台上,果真就摆着的一条和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铜蛇】。

看到这条铜蛇,四人都立刻意识到这是破局的最后关键。

拿到之前那瀑布下的石雕后面,立刻就打开某个结界。

徐老头说着,还伸手捞了捞。

但离奇的是,像是水中捞月一般,连同石台一起,他整条手臂都穿了过去荡起一阵光影波澜,却没拿到任何东西。

卡特琳娜看到这里,诧异道:“幻影?”

徐老头摇摇头:“不是。东西确实在这里。但被一种结界干扰了,触碰不到而已。”

这一说,几人瞬间陷入了沉默。

东西就在眼前拿不到,这就让人很别动了。

然而季寻却像是想到了什么,语气笃定道:“这是银月教派的神道秘术【镜花水月】。”

这一说,三人都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看到这里,季寻几乎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整座夏牧城都是为了封印存在的。

但偏偏这三十三重鬼楼里有如此严重的信仰污染。

甚至可以说,它本就是那位旧神某种形式外泄的神力投影。

虽然他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着整座城市都被封印了起来,里面的人都变成了死灵。

想着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而这枚铜鱼之所以在鬼楼里,大概是旧神想祂的信徒拿到这东西。

以确保打开结界之后,能获得预想的效果。

比如帮祂破解点什么,又或者得到什么神谕传承之类的?

季寻脑中一瞬想到了很多。

这个【镜花水月】的秘术非信徒几乎不可能破解,除非法则层面的理解高于这鬼楼本身。

可惜遇到了季寻,他在《银月秘典》里看到这秘术。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在这儿。

季寻想到了什么,呢喃了一句:“这就拿到了?”

过程简单的,让他觉得有些太顺利了。

只要拿到这第二条铜鱼,理论上他们就大概率就能突破这时光回溯秘境了。

但就是因为如此,季寻才犹豫了。

听着季寻道破了这秘术的来头,徐老头三人都投来了期待的目光。

但让他们意外的是,季寻却并没有行动。

他眸光渐渐深邃,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他没说话,徐老头三人也就这样看着。

突然,季寻想到了什么,转脸突然看向了卡特琳娜,唇角微微扬起。

卡特琳娜被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得满头雾水。

倒不是什么慌乱,只是觉得很意外。

这家伙要干嘛?

她笃定眼前这家伙绝对不是想做什么轻浮的举动,主动问道:“怎么?”

季寻嘴角微微扬起,还贴近了身子,邪魅地问道:“相信我吗?”

饶是卡特琳娜冰雪聪明,她被这问题也弄得也满头雾水,本能地皱眉:“啊???”

这两人对视,还问出了这样暧昧的问题,这在旁人看来就有些“含情脉脉”了。

徐老头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亲热一点都不避讳一下。”

车二则是眨了眨眼,满脸哇哇哇的表情。

季寻此刻已经几乎把脸贴在了卡特琳娜的眼前,这亲密的动作让卡特琳娜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季寻却几乎咬着耳朵说了一句:“再来一次。”

一听这话,像是电流窜入思绪,卡特琳娜瞬间明白了什么!

没等她有任何反应,突然就听着“刺啦”一声肌肉组织穿透的声音。

卡特琳娜没忍住一口大血就吐了出来。

再一看,一只血色的狼爪就从她的后背穿刺了过去。

季寻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这一抓直接透胸而过,完完全全就是冲着杀人去的。

偷袭,一击必杀!

刚才还暧昧十足的气氛突然就变成凶杀现场,一旁的徐老头两人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没看明白为什么季寻突然要偷袭杀人。

而卡特琳娜虽然在最后一瞬听明白了季寻要做什么,也配合他做了。

但那股生命快速流逝带来虚弱感让她觉得状态很糟糕。

这伤势真就是生死一线之间,她甚至能清晰感受到那一爪子如果再偏移一份刺破心脏,她当场就得暴毙。

然而下此重手,为什么啊!

卡特琳娜还没想明白,但下一瞬,她就看着自己脖颈上凸起了异状。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皮肤下挣扎着想要钻出来。

“撕拉”皮肤被撕裂开来,一条素白的手臂就从卡特琳娜的肩膀上就冒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季寻早有猜测,也瞳孔猛地一缩。

一旁的车二也瞪大双眼,瞬间抽出了佩剑。

脖颈上长出了一条胳膊?

这是什么怪物?!

然而只有徐老头看穿了这咒术的由来,心中恍然道:“哎哟,【秘胎寄生】!这门远古禁术居然都学会了?这小姑娘当真厉害啊”

那从卡特琳娜身体里长出来的手臂似乎着急想要挣脱出来。

毕竟宿主一死,她如果还没出来,也同样会死。

像是蛇蜕皮一般,嗖一声就喷射了出来。

速度快得刚才在季寻的另外一只爪子上一擦而过。

留下了一摊血迹。

那白色身影弹射出现在了墙角,季寻四人这才看清,竟然是一个满身蛇鳞的女人?

“白薇!”

卡特琳娜看清那人的相貌,也瞬间明白了所有。

这女人不仅仅是寄身在自己身上,还是想窃取自己的气运!

好歹毒的想法!

但因为被寄身后抽取了大量生命力,这甚至比她胸口的伤势更严重百倍,卡特琳娜整个人也瞬间虚脱了,双腿一软,连站立都办不到。

季寻可不想看着她死。

否则又得再来一次了。

他眼疾手快,一手搂住了这位狮心家大小姐,又连忙拿出了两支特级药剂递给她灌入了体内。

余光还十分警惕地瞥着不远处那个浑身蛇鳞的女人。

白薇被逼得现身,再一看那人根本没有想杀掉卡特琳娜的意思,她也这才明白自己中计了。

可是自己这秘传数千年的寄身秘法早已失传,普通人不说见过,听都没听过。

这家伙怎么看破的?

白薇脸上也露出了疑惑,呢喃了一句:“咦没想到你英雄试炼还带了这么一个高手在身边”

她本能地以为季寻这样的高手,就是卡特琳娜带来的帮手。

但据她所知,英雄试炼明明不能依靠外力的?

奇怪了。

她盯着季寻,直接问道:“我很好奇,阁下是怎么发现我的?”

看着卡特琳娜身体里冒出来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徐老头连忙缩了缩脑袋,拉着车二躲在了一旁。

季寻看着这女人,也暗道这秘术邪门,自己竟然一直都没察觉。

所以听到这个问题,他表情也微微古怪。

他可没看穿什么白家的秘术。

甚至根本不知道卡特琳娜身上藏了一个人。

只是本能地觉得有问题罢了。

因为,

事情太顺利了。

事实是,上次时光回溯,自己是亲手杀了卡特琳娜的。

之前在鬼楼外,季寻都以为是卡特琳娜要使用那种秘术,才会要求自己杀了她。

但后来冲楼之后,发现狮心家族那些人比想象的更谨慎,高阶卡师都没出手。

这让季寻两人很顺利地就冲入了楼里。

而这鬼楼能困死六阶卡师,对旁人来说几乎是死局。

但因为他正好能无惧信仰污染,就一路顺利地到了顶楼。

完全没有遇到任何致命的威胁。

这就让季寻产生了怀疑。

这么容易就来了,不至于上次自己搞不定的吧?

而第二枚【铜鱼】就在眼前,眼见就要破局了。

所以他就怀疑,自己一定是忽略了什么地方的危险。

而且还是致命危险。

季寻脑子里就一一排除各种可能。

可直到刚才这女人现身,季寻其实都没确定危机来自哪里。

但顶楼就四个人。

徐老头和车二两人几乎可以第一时间排除。

他们虽然看着战力不强,但风险绝对比季寻两人低太多。

剩下两人。

季寻无法确定风险是在自己身上还是卡特琳娜身上。

所以就决定赌一把。

毕竟。

最重要的依据就是上次回溯自己杀过她一次。

季寻不知道上次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但做了,就一定有必要。

那么,再试一次就知道为什么了。

万一错了,被一抓透胸的也不是自己。

而刚才给卡特琳娜提前说那句话,其实就是为了让她配合。

像是狮心家族这种传承了上千年的古老贵族,家族宝库内各种秘术、技能卡绝对不少。

卡特琳娜作为狮心家族嫡系子嗣,

战力绝对不容小觑。

特别是一些保命手段。

如果她不配合。

真要直接偷袭,季寻还真不见得一定能一击重创。

而且万一攻击偏移了,说不定还真一抓就给杀掉了。

那样真就得再回溯一次了。

但好在两人虽然不算太熟悉,但配合还算默契。

卡特琳娜没死,而敌人也被逼出来了。

季寻看到这蛇鳞女人,基本已经能猜到上次回溯,就是她捣鬼的了。

脑子里思绪万千,现实中只过一瞬。

既然本体出现了,可用不着客气。

杀掉才能彻底解决隐患。

季寻回应那女人的只有一声“啪”的气爆响。

再一看,他整个人几乎瞬息就贴脸出现在了那深林女人的身前,裹挟着地狱火的一拳轰在了她的小腹上。

“咚”的一声。

这一次可不是什么虫子分身,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肉体上。

不过那鳞甲也坚固异常。

季寻着能打穿机械装甲的拳头触碰鳞甲立刻就激活了层层玄奥咒文。

他也不客气,二段内劲儿已经送了过去,透过鳞甲灌入了那女人的体内。

肉眼可见那女人身躯一颤。

“噗”的一口黑血就喷涌了出来。

季寻避之不及,那黑血喷在了皮毛上,瞬间就将狼人钢针般的毛发灼烧穿透。

毒素之强烈,是他见过之最!

如果不是霸体秘法加持了肉身,这强腐蚀性的毒液怕是顷刻就会将一个普通二阶卡师的身体化成一滩浓水。

然而就是抗住了,一股绿芒咒力就浮现在了伤口处,疯狂和腐蚀之力对抗。

伤口也没继续溃烂下去。

看到这里,白薇也神情剧变。

她还从来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四阶以下的卡师被自己这一口本命毒血喷到,竟然没事儿的!

然而根本不等她惊愕,事实就摆在眼前。

那铁拳重击腹部,她也受了一点伤。

但没等体内躁动的气血消停,那家伙又是密集的拳头就轰了过来。

“咚!”

“咚!”

“咚!”

“.”

在狭窄的环境中,术士系和近战系卡师本就有职业压制。

季寻可不会给敌人客气,狼牙风风拳的路子就是密集攻击。

就是这顷刻间,十几拳已经雨点般密集地重砸在了白薇的身体各处。

何况,毒蛇的毒液确实是危险,但喷射也是有限量的!

季寻重锤了这么多拳之后,那女人喷射的毒血也越来越少。

渐渐变成了红色血液。

白薇也脸色一黑。

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二阶卡师锤得如此狼狈。

可惜她刚才用了寄身秘术,什么宝贝都没带身上,否则还真要这家伙好看!

然而她本以为自己虽落下风,但至少自保无碍的时候。

突然就听着一旁有个猥琐的声音嘀咕了一句:“哎哟,这小姑娘的本命灵物是‘深渊龙鳞王蛇’,属龙裔。不打后尾椎,很难伤到的”

就是这一说,白薇眸光一凛:这老东西这么会知道?

龙鳞王蛇已经绝迹几千年,她也是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在一处远古秘境中得到的蛇卵然后炼制成了本命蛇身。

这种神兽血脉的奇蛇,即便是白家的族老们都没几个听过,竟然一个猎人知道?

更何况她现在的灵物还是幼体,龙鳞未曾完全覆盖,这仅有的短板除了她自己,根本没人知道。

这老头怎么看破的?

然而没等她去多想,突然就觉得屁股腾腾一股寒意冒了出来。

再一看,眼前那个狼人的身影已经溃散开来。

白薇心中急喝一声不妙,然而她的神经反应速度已经反应不过来了。

只听着“咔嚓”一声骨裂声响起,她顿觉尾椎骨一股钻心的刺痛席卷全身。

“啊”

白薇一声尖叫,整个人都被这一拳给打蒙了。

整个人被那一股巨力灌透,轰的一声就砸在了墙上。

没等白薇从那五脏六腑移位的剧痛中回过神来,那家伙又来了!

季寻也看出了这女人浑身光溜溜的,连储物戒指都没有一个,必然是最好杀的时候。

现在不杀,以后遇到会更麻烦。

他击碎了白薇的一截尾椎骨,炮拳继续猛轰。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眼见就要将人暴毙当场,突然一拳就落空,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咦?”

季寻看着地面那个六芒星阵法,一声轻咦。

再一定睛,地上除了一滩血液,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时,卡特琳娜虚弱的声音传来了:“她在别处设置了保命手段,有人反向通灵逃了。”

季寻瘪了瘪嘴,嘀咕了一句:“可惜了。”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

但不得不承认,真要公平一战,他还真杀不了。

好在这女人要报仇,也一定不会先找自己。

季寻想到这里,转脸看向胸口还在流血的卡特琳娜,便走了过去。

这种开放性伤口还是得处理一下的。

他甚至都没问,直接就拿出了手术器具。

不远处的徐老头一脸非礼勿视的表情,捂着车二的脸转过了身去:“啊我们什么都看不到。”

卡特琳娜看着这家伙直接就用剪刀剪开了自己的衣服,甚至还把胸衣也减掉了,露出了一边雪白的胸脯。

像是血染红梅,艳红一片。

她那惨白的俏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可眼底也难掩一抹异色。

和之前被看光不同,如此亲密地和一个男人接触,她还是人生中第一次。

季寻可没心思想什么别的。

何况这血肉模糊的伤口,也没什么看头。

他用很专业的手段清理了伤口,又开始缝合起来。

看到这里,卡特琳娜才真的确定,这家伙的外科手段还真不弱。

季寻一边缝合,一边还是礼节性地说道:“抱歉,之前”

毕竟这伤口是自己弄出来的,总归是得说一声。

卡特琳娜现在也看明白了一切。

她此刻心情倒是很平静,虚弱地打断道:“用不着抱歉。我还得谢谢你.”

没有季寻这一抓,她甚至不知道已经被敌人寄生了。

后果更难预料。

而且这一抓非常精准地避开了心脏,无论心境、谋略还是技巧,都无可挑剔。

确实该她说谢谢。

但话没说完,就咳出了血。

本就是客套一句。

既然对方能理解,季寻也不说了。

他的外科手术理论知识已经非常扎实了,手也很稳,很快就将胸腔内一些必要的伤口缝合好,然后是外部伤口。

药剂和绷带一加上,卡特琳娜的性命完全无忧了。

不多时,季寻就照着银月秘典上的方法,破开了那个秘术,拿到了第二枚【铜鱼】。

现在卡特琳娜又没死,他们的探索进度似乎比上次回溯的进度更进了一步。

接下来,大概是要破除这时光回溯秘境了。

(本章完)

如果您觉得《灾变卡皇》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195940.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