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四合院里的火车司机 > 章节目录 第545章 第544章 老师陈资料,外事迎接任务

第545章 第544章 老师陈资料,外事迎接任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资料平日里很少参加研究所里面的会议,被拉进会议室内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懵逼。

现在来都来了,就顺便开个会吧。

见到会议室里坐满了人,陈资料下意识想要往后面的角落里走去。

张副所长冲他招招手。

“陈资料,今天开会跟你有关系,坐在前排。”

“我又犯错了?”

陈资料脸色稍稍变了,眼镜框后的眼睛瞪大瞪圆。

“没有,是你光荣了。”张副所长哭笑不得,让小刘把陈资料拉到了前排,让他坐下来。

张副所环视一圈,目光在那些研究员们的脸上滑过,沉声说道:“今天之所以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咱们研究室的陈资料同志,获得了铁道部的先进个人称号。

这是陈资料个人的光荣,也是咱们数学研究所的光荣。”

陈资料前阵子因为参与援助任务,得到奖励的事情,研究员们都知道。

但是那只是表扬信。

这次是荣誉称号。

两者之间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年月称号具备一定的神圣性。

那些研究员们顿时用艳羡的目光看向陈资料。

“只是帮忙解决了一些难题,就得了称号,陈资料的运气太好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陈资料水平不错,作出了贡献,这是铁道部门对他的嘉奖。”

“陈资料最近走了好运,上次得了咱们研究所里的先进个人,现在又得了称号,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转正了。”

研究员们都清楚陈资料数学底蕴很深,只是因为不善人际交往,所以才迟迟没能转正。

现在看到陈资料终于有希望转正了,都发自内心的为他感到高兴。

张副所长摆摆手,示意那些研究员们安静下来之后,接着说道:“陈资料同志获得先进个人称号的事情,足以说明数学研究的重要性,我希望你们能在以后的工作中.”

张副所长之所以要召开会议,是希望借着这次的事情,提振数学研究所内研究员们的士气。

在随后的会议中,号召研究员们要向陈资料学习,争取在数学研究中取得新突破。

这些话,陈资料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

因为他心中有一个大大的疑惑。

只是算了几道题,为啥能得那么多奖励?

陈资料不善于跟人来往,但是不代表他不通世事。

他只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数学研究上,再没有精力跟人处关系罢了。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肯定又是那个火车司机朋友在背后做了工作。

陈资料半生坎坷,受尽了人间冷暖,心中原本最感激的人原本有两个人,一个是厦大王校长,另一个是华教授。

是王校长把只做了一年中学老师的陈资料请回到了母校任图书馆资料员,才能让他有时间思考数学问题。

是华教授把他从南方带回来,让他能够在数学的海洋里尽情畅游。

现在又多了一个,那就是火车司机。

王校长对他来说是尊长。

华教授对他来说是老师般的存在。

火车司机则是朋友,是学生

回到“锅炉房办公室”后。

昏暗的灯光下,陈资料将那些研究资料藏在床下面,从箱子里翻出一套精心挑选的数学书籍。

“这些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宝贝书籍了,这里面都是宝贵的知识!”

陈资料觉得宝贝应该跟朋友分享。

当时便将那十几本数学书籍装进了帆布袋子里,拿出李爱国交给他的地址。

“南铜锣巷.”

陈资料挎着鼓囊囊的帆布包出了“锅炉房宿舍”。

师兄王元刚好路过,看到陈资料竟然舍得离开锅炉房,好奇的问了一句:“小陈,干什么去呢?”

“去教学生。”

陈资料完全没有师弟的样子,抛下句话,挎着帆布包就离开了。

王元挠挠头顶的地中海,看着他的背影,小声嘟囔:“小陈有学生了?不应该啊,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选他当老师?”

傍晚时分。

李爱国骑着自行车回到四合院的时候,看到了正蹲在大院门口的陈资料。

“陈兄,你怎么来了?”

陈资料正拿着树枝子,撅着屁股蹲在地上算题。

见李爱国走过来,忙把计算过程记在脑子里,用脚将算式擦掉。

“我给你送礼物来了,只是不知道你住在哪间屋子里。”

“怎么不打听一下?”李爱国诧异:“大院里的人都认识我。”

“.没好意思。”陈资料低下了头。

李爱国:“.”

他倒是忘记了,这位老兄有社恐苦逼症。

“走走,今天我正好了买了一条鱼,让你弟妹做了,咱们好好喝一杯。”

陈资料是上门送礼物的,咱李爱国自然得好好招待他。

李爱国很热情地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了自家门前。

陈雪茹此时已经下了班,正准备做饭。

听到脚步声传来,从窗户里探出半个身子,看到李爱国和一个混身散发着书呆子气息的人走过来。

“这位是?”陈雪茹好奇的问道。

“数学研究所的陈资料同志,我们在工作中认识的。”

“这位是陈雪茹同志,我媳妇。”

李爱国跟两人介绍了一下。

将手里的鱼交给陈雪茹,叮嘱陈雪茹道:“媳妇儿,陈资料是南方人,喜欢吃鱼,你做一道清蒸鱼吧。”

“正好昨天刘大娘送了些豆豉,咱可以做豆豉鱼,我现在就收拾。”

陈雪茹转身要进厨房,李爱国想到一件事。

陈资料刚才好像说是要送礼物来着。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把礼物拿出来,让主人夫妇高兴高兴。

再说了,李爱国对于陈资料这种大佬送的礼物也很感兴趣。

“陈兄,你的礼物呢?”

见陈资料跟木头似的矗在那里没有表示,社交牛逼症患者李爱国同志毫不客气的出言提醒。

“啊,现在就要啊。”陈资料愣了下,见李爱国点头,着急忙慌地从帆布包里,将那十几本数学书籍拿了出来。

有几本是俄语版的高等数学书籍,一本民国时期的《几何学重要问题受验问题解法之新研究》,斯米尔诺夫的《高等数学教程》,A.я.辛钦的《数学分析简明教程》.

“这些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只要你学会了,以后在研究中就不需要再为计算发愁了。”

李爱国:“.”

这就是所谓的礼物?

陈雪茹也呆愣在了原地,送数学书作为礼物,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李爱国和陈雪茹神情怪异,陈资料挠挠头说道:“怎么了,这不算是宝贵的礼物吗?”

“算,当然算了。”李爱国笑呵呵。

要知道这年月数学书籍比较稀缺,陈资料能搞到这么多好东西,也是花费了一番的心思。

“这些我留在以后再看,咱们先喝茶。”

李爱国准备把这些书籍当成刷技能点的工具包,站起身将书籍放在了书架上。

陈资料拦住了他:“你一个人能看得懂嘛?”

咱李爱国当然能看得懂了。

李爱国老老实实的回答:“那怎么可能看得懂呢,我就是个中专毕业生,数学只学到了一元二次方程。”

“所以啊,我还有一件更宝贵的礼物送给你。”陈资料兴奋的说道:“我亲自给你当老师,把这些书籍里的数学知识,全都教给你。”

李爱国:“.”

陈资料这种大佬亲自教授数学,这礼物确实够宝贵的。

得,咱李爱国也是勤学好问之人,自然不能拒绝陈资料的请求。

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李爱国决定当个好学生。

“陈老师,咱们先学什么?”趁着陈雪茹做饭的空挡,李爱国坐在了写字桌前。

“咱们主要研究的是数论,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吧,代数簇或解析簇,你选择一个。”

???李爱国满脑袋问号,这两玩意是啥东西?听上去就很高深,真适合初学者吗?

陈资料没注意到李爱国的表情,一边将书本放在桌子上,一边从帆布包里取出一根木棍子摆在了桌子上。

木棍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表皮被磨得非常光滑,有手指头粗细,在后世这玩意叫做教鞭。

李爱国看看木棍子:“.”

陈资料看看木棍子,再看看李爱国,猛地一拍脑门子。

“看我这职业病又犯了,不能打人,对对对,不能打学生。”

李爱国:“.”

他有点理解为什么京城四中会把这位大佬停职了。

李爱国觉得跟着这位老师学习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正想着该如何婉拒。

这时候,何雨水放学了,蹦蹦跳跳的背着书包跑了进来。

“雪茹嫂子,你炖了鱼啊,真香。”

看到脸上沾满泥土的何雨水,李爱国就知道这丫头又去疯玩了。

这年月没有义务教育,何雨水马上要考初中了,应该需要一位好老师。

李爱国冲着何雨水笑道:“雨水,你不是有几道数学题不会吗,正好陈老师在这里,请他帮你讲解一下吧。”

何雨水好奇的打量陈资料。

这陈老师带着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意,一看就是位优秀老师。

“好啊,好啊,陈老师,我正想找人补习功课呢。”

何雨水就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步一步的掉进了大灰狼的陷阱中。

只是李爱国的理想很好,现实却很骨感。

在何雨水哭丧着脸离开后,陈老师又拿起教鞭,兴奋的看向李爱国:“李司机,来学习吧。”

李爱国:“.”

陈资料似乎在李爱国和何雨水身上又找到了当老师时的感觉,第二天下了班再次来到四合院教两人数学。

何雨水不情愿跟陈资料学习,这老师实在是太凶了,并且讲的知识太过深奥,听不懂啊,听不懂。

所以第二天何雨水便躲在家里不想来补习。

但是刘大娘听说陈资料是大学生,是数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当时便把何雨水押送到了陈资料跟前。

“陈研究员,这孩子交给你了,要是她不认真听,你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陈资料皱眉头:“大娘,你为什么不打?”

“这是俺闺女,俺下不去手。”刘大娘理直气壮。

陈资料:“.”

当然了,刘大娘可比陈资料灵活多了,当时就送给了陈资料十几个咸鸭蛋。

陈资料特别喜欢咸鸭蛋,以后在食堂吃饭,只用买窝窝头,不用打菜了,又能节省两分钱。

美滋滋。

至于咱李爱国,因为表现得特别好,从来没挨过教鞭。

等忙完了铁道上的工作,李爱国觉得自己以后也许能在数学领域施展拳脚。

所以对于陈资料的教学活动表示支持。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

第三天晚上,李爱国正在重温前世补习班的感觉,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

李爱国站起身就要去打开门,正在给何雨水指点功课的陈资料拦住了他。

“你现在还有两道题没有解出来,不能离开座位还是我去吧。”

老师正在上课,外面突然有人打扰,陈资料虽不高兴,却只能站起身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两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同志。

他们看到陈资料,上下打量陈资料一番,眯起眼睛问道:“我们是铁道部办公室的,你不是李司机吧?”

这两位来自铁道部,在前来四合院前已经得知了李爱国是火车司机。

这年月不可能有戴眼镜的火车司机。

“不是,你们找李爱国干什么,他现在正在上课。”陈资料说着话就想关上门。

那两位同志来自部委办公室,平日里传达消息,谁遇见了都会恭恭敬敬。

哪成想陈资料刚讲了一句话,竟然要把门关上。

两人再也没办法矜持了,一个伸出胳膊扛着门,一个解释道:“部里面找李爱国同志有急事。”

“就算是再着急也得等他把题算完,你们先在外面等等。”

现在的李爱国因为表现特别优秀,已经被陈资料认为是此生最优秀的学生了。

身为老师,怎么可能让人打扰学生学习。

“陈兄,估计部里面有急事,今天的授课就先到这里吧。”

李爱国明白陈资料性格固执,要是再不出来,恐怕他真能把两人挡在门外。

李爱国拉了拉陈资料的胳膊说道:“你嫂子已经把晚饭做好了,你吃过了饭再回去。”

“那好吧”陈资料决定等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扣李爱国十分平时成绩。

不过他倒是没有耽误事儿,毕竟还有何雨水在等着他补习功课。

“雨水,老师来给你讲数论吧。”

何雨水:“.”

那两位部委的同志看着陈资料的背影,皱了皱眉头,小声说道:“李司机,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天才吗,总是跟别人不一样。”

李爱国笑着从兜里摸出两根烟递过去,问道:“两位领导,部里面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召见我啊。”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是部长亲自打的电话。”两位部委同志接过烟,看向李爱国的眼神缓和许多。

其中一位犹豫了片刻,小声说道:“听说哈市铁路科学研究所的同志也在被通知之列。”

哈市铁路科学研究所不会是为了争论蒸汽机车,还是内燃机车哪个更应该大力发展吧?

庆功会后,李爱国听说哈市铁道研究所的崔明德教授又找了不少老领导做工作。

甚至还把老毛子专家也请来了,希望能够减少爱国型蒸汽机的产量。

只是被刘总工和刘国璋联手拦了回去。

怀揣着疑惑,李爱国跟着两人出了四合院。

一路上,不时有住户跟李爱国打招呼。

“爱国,又出任务啊?”

“不是,到部委开会去。”

“啊,你现在能到部委开会了,了不得了啊!”

住户们忍不住咂咂舌头。

不管李爱国此行去开会是为什么,只要有这个资格,就说明人家已经又上了个台阶。

水池旁,贾东旭冲着李爱国的背影啐了口吐沫。

“得意什么啊,一个小工人去部委开会,你怎么不上天呢?”

“这可不好说,前几天爱国又获得了铁道部里的表彰,据说是改进了什么火车。”阎解成端着饭碗蹲在地上说道。

阎解成的消息灵通,还是前门机务段的工人,他的话很有说服力。

贾东旭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秦淮茹看着李爱国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人家李爱国现在已经能去部委开会了,贾东旭还只是个一级工人。

要是当初

秦淮茹有些后悔了。

傍晚时分。

大院里人来人往,李爱国一路打着招呼往外走去。

在大门口竟然碰到了易中海。

易中海因为前阵子改造电动缝纫机亏了本的事儿正生气着,看到李爱国跟着部委的同志往外走去。

再打听到李爱国是去部委开会,易中海只觉得心窝子突突的疼。

“老婆子,药药药.”易中海踉踉跄跄的跑回了家。

嘎斯吉普车沿着宽敞的街道一路奔驰到部委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

夏日的太阳死得总是晚一点。

此时办公室内在夕阳的映照下,就显示铺上了一层黄金。

李爱国发现除了自己外,还有铁道研究所的刘国璋,哈市铁路科学研究所的崔明德。

两人也都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崔教授,你又告状了?”刘国璋皱皱眉头。

崔明德脸色变得赤红:“我身为教授往上面反应情况,是为了避免物资浪费,怎么能叫告状呢!

再者说,现在生产计划已经确定,大同的刘老也回到大同厂,我压根没有必要再告状。”

崔明德一个老教授被人诬陷了,此时委屈得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刘国璋此时搞不明白了。

“现在东边和西北都有铁道线在建设中,滕部长每天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会专门把咱们找来。”

话音刚落,滕部长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

“让你们久等了,本来已经安排好了,临时接了个电话,耽误了时间。”

滕部长一边说着话,一边坐在椅子上。

他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点上根烟深深的抽了两口,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部长,你有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讲一声就好了,我们.”

崔明德教授明显不是那种不通世事的教授,笑着说道。

只是滕部长似乎时间很急,没有时间跟他啰嗦。

夹着烟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

“今天之所以喊你们来,是有一项外事接待活动,需要你们三人参与。”

“外事活动?”

李爱国自从进到办公室里,就一直处于“隐身状态”,此时也忍不住瞪大眼。

崔明德和刘国璋两人脸上也浮现出一丝震惊。

滕部长道:“你们可能已经知道了,明天匈牙利亚诺什率领代表团要来到咱们家建国八周年国庆活动。

考虑到这是亚诺什第二次来咱们家了。

并且这次代表团队伍庞大,所以上级决定把迎接的规格提升一个档次。”

李爱国瞬间明白了,亚诺什去年来访之后,五先生在胡子帅的陪同下今年一月份也去匈牙利做了客。

那时候匈牙利家里大事情刚发生不久,局面比较混乱。

五先生和胡子帅的到访,对于局势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两家之间的关系上了一个新台阶。

这才有了这次咱家办喜事儿,匈铁家大张旗鼓来道贺的局面。

匈铁如此给面子,咱们也该热烈迎接。

只是这事儿由外事部门负责,跟铁道部有什么关系?

滕部长接着说道:“爱国蒸汽机的资料已经通过外交途径送到了匈牙利,匈牙利人民铁道部的专家研究过之后,对爱国蒸汽机特别感兴趣,所以原本的参观团队,规格提升了一大截。

由人民铁道部的一位资深顾问带队,并且冈茨一马瓦格机车厂的专家小组也带来了。”

冈茨一马瓦格机车厂?李爱国看到崔明德教授突然激动起来,心中有些疑惑。

滕部长和蔼的解释道:“冈茨一马瓦格机车厂是匈牙利最大的火车制造厂。

D型摩托内燃动车组的散件就是由他们提供的。

这次按照之前的约定,他们会把D型摩托内燃动车组的全套资料带来。”

“考虑到这次匈牙利的代表团中跟铁道有关系的人员占了三分之一。

为了更方便开展后续工作,外事部门建议由咱们派人迎接。”

李爱国此时彻底明白了。

这跟后世的领导出访差不多,身后带了一大群各个工厂、大公司的领导。

抵达目的地之后,领导们拉拢感情,下面这些工厂和公司的任务则是谈生意。

在这次任务中,李爱国和刘国璋负责出售爱国蒸汽机车,崔明德负责接收D型摩托内燃动车组的资料。

如果您觉得《四合院里的火车司机》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198835.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