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罗一李泌战五渣 > 章节目录 第807章 谁来坐一坐宝位

第807章 谁来坐一坐宝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洛阳皇宫内的宣政殿殿门大开。

殿内射出的光影将殿门前的空场映照的十分光亮,甚至可以看清飘落光影中的瓣瓣雪花。

而这些雪花还在未落地之前,便被殿内涌出的缕缕香烟所裹挟,最终融化成滴滴水珠落在地上。

雪水的寒气在阵阵夜风的带动下又涌进了殿内。

跪拜在殿内的人群被清新的冷风拂过,不但冷静清醒了许多,就连悲意都被驱散了一些。

不过这也使得宣政殿变得仿佛无人般寂静。

跪在最靠近棺椁的安庆和经过几天紧张的应对与忙碌,逐渐接受了安禄山已死的这个现实。

将更多的精力用于思考安家今后该何去何从。

可安家不是他一个人的安家。

他能看清局势没有争天下的心思,并不意味着其他人没被那个位置带来的诱惑给蒙蔽了双眼。

而以眼下的局势,就连二兄在这里恐怕都压不住那些骄横的部族军。

剩下的兄长都是不堪大用之辈,谁真有了不该有的野心,安家真的会陷入万劫不复。

因此安庆和并没有干等罗一那边的回信。

而是以安禄山的名义将亲兄长与领兵的安姓义兄都给召集了过来,准备看看这些人的反应。

仔细观察几十个兄长陆续入宫看到棺椁最初那一刻的表情过后,安庆和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因为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难以置信与悲伤的表情,而且大多眼中的目光显露出一丝慌乱与无助。

在询问过死因,破口恨声骂了几句严庄与内侍,便全都默默的披麻戴孝,隐隐以他为首对父亲守灵。

相互间的交谈,也只是哭诉父亲对他们的恩重如山。

没有一个人提起帝位之事,也没人说接下来安家该怎么去做。

很显然,没有人看好大燕,就连刚刚在长安获胜的安守忠看上去都是如此。

不过为了更加稳妥一些,安庆和还是准备再试探一番。

目光在几位亲兄长脸上扫了扫,又看了看以安守忠、安神威、安俊雄为首的一众安姓义兄。

安庆和先用重重的叹息声打破殿内的沉静,随后缓缓开口道:“用大不敬的法子将诸位兄长召回,实在是慌乱之下别无他法,还望兄长们勿怪。”

先是赔礼了一句,安庆和再次重重叹息一声,不等殿内的一众兄长安抚回应,继续道:“如今兄长们都在,我也如同有了主心骨。

加之又比兄长们早知道几日父亲的噩耗,虽然依旧心如刀绞,却也能思虑些事情。”

引燃三支香插进香炉,安庆和先对着棺椁磕了三个头,随后起身面向一众兄长道:“诸位兄长也该能看出来,现在殿里的都是安姓人。

许多话不用我明说,兄长们也该知晓这是何意。”

目光在庆恩、庆余、庆则、庆光、庆喜、庆祐以及庆长几个亲兄长脸上逐一扫过,安庆和缓声继续道:“父皇立下了大燕国,总不能父皇走了便无人来管。

我虽最受父皇喜爱,却是家里最小的,也是最无才的,这个位置我坐不得也没资格做。

兄长们谁若是有心,只管接手这个位置,只是不要伤了和气便好。”

听了安庆和的话,几人目光全都一凛,没想到安庆和居然不要这个位置。

而且这话是真是假,几人也摸不清楚。

即便大燕现在的局势不好,那也是至尊之位。

况且禁军有一半握在眼前这个弟弟手里,父亲被谋害前又最是疼他。

安庆和怎么可能不要这个位置。

尤其安庆和是以安禄山的名义将他们召集过来,这很有可能是个圈套。

另外,几人也都有自知之明,他们从来就没做过什么正事,一直都是只顾玩乐。

只不过没有安庆和之前闹出的名头大而已,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纨绔。

沉吟了片刻后,几人纷纷摇头。

安庆恩与安庆和都是段氏所出,是真正一母同胞的兄弟,没什么有什么顾忌的率先开口道:“如九郎所言,这殿里都是安家人,没什么是不能说的。

我是文写不得文章,武不能上阵杀敌。

当着诸位兄弟的面先把话说死,大燕国君之位,殿里谁都能坐得,就是我坐不得。

得从你们当中挑个有本事的,来继承父皇的遗志。”

安庆恩其实在几人当中算是有些才情的,根本不是他口中说的那么不堪。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率先表态,都证明国君这个位置不好坐。

“我是什么样,你们向来知道,让我对付可人的小娘行,其他的什么都做不来。”安庆光先接口了一句,摊摊手继续道:“就算让我做个县令都能把治下百姓给治理跑了。”

其他几人见安庆光也跟着表态,连忙纷纷开口推辞。

嚷嚷了一阵后,不约而同的收声齐齐看向了安庆和,意思不言而喻。

安庆和见状,心中更加安定了一些,摇摇头道:“我年岁最小,名声又早就臭名远扬,根本压不住人。”

顿了顿,安庆和将目光看向从长安匆忙赶来的安守忠,竭力掩饰住紧张,开口询问道:“这里就属义兄最为勇武,也最精通战阵之道。

能保住大燕的只有义兄,不若兄长接了国君之位。”

安庆和的话,让大殿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安静。

一众安禄山的假子再一次被惊到。

他们可不是安庆光,安庆喜等那种纨绔。

不管领兵多少,大小都是将领。

而能成为将领,都是有些本事的。

立刻就判断出安庆和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轻飘飘把让位的话说出去,相当于主动惹了个大祸患出来。

甚至是安庆和几个亲兄弟能不能善终都要全看安守忠的意思。

安庆和虽然掌管禁军,但却并没阻止他们各自带的亲卫入宫。

殿内的这些假子以及禁军当中的假子,与安守忠交好的可不在少数。

最主要的是,在威望上一百个安庆和也顶不上一个安守忠。

跟着谁混最为稳妥,这是显而易见的

真动起手来,安庆和必然敌不过安守忠。

安守忠听到安庆和的询问,同样是惊讶无比,不过只是稍稍一愣就回过神来。

目光紧紧盯着安庆和看了一阵,安守忠脸色阴沉的起身一挥手,“与我出去说话。”

而安守忠这句话就跟油锅里进入了水滴一样,让殿内瞬间从安静变得沸腾。

几十个假子纷纷起身站到安庆和与安守忠的身旁,眼中都露出警惕之色。

“一群混账!

都琢磨的什么心思,都给我坐回去!

更何况现在大燕是什么状况都知晓?

不但不齐心协力想着如何应对,更是在义父的棺椁前闹纷争,都还要些脸面吗?”

安守忠见状先是气恼的大喝了两声,随后环指众人道:“我能有今天,全靠义父栽培。

若是坐了宝位,我岂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宝位只能是几位郎君中的一个来坐!

另外,今日当着殿里的安家人起誓,若我有二心定遭天谴。”

放下手臂向前迈了几步,安守忠一把拉住安庆和的胳膊,“去后殿仔细说说你到底如何打算的。”

如果您觉得《罗一李泌战五渣》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204931.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