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异能 > 古代山居种田养娃日常 > 章节目录 第80章 80.怎么没喊咱? 二更之第一更......

第80章 80.怎么没喊咱? 二更之第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盐卤是什么?

这东西又叫苦卤,卤碱,是制盐后残留在盐池里的母液蒸发冷却后析出的产物。1

再通俗些讲,这东西其实就是土法制盐的废弃物再制而成的副产品。

在大乾朝,或者说就算是桑萝原本的时空,在古代穷到吃不起盐的人家一点也不少见,尤其碰上战乱时代、或是重徭重役民生多艰之时,饭都吃不饱时,盐卤的需求量在最底层百姓之中就会激增。

人没有盐显然是不行的,那买不起盐的情况下吃什么替代?

有三种替代品,硝盐、钾盐、盐卤。

老百姓为了活下去,琢磨出了不少土办法来弄替代品,第一种硝盐的获取方法,嗯,不到万不得已怕是没人用,因为实在太恶心——它从古代的旱厕,用来围旱厕的石头上提取。

第二种是钾盐,钾盐相对好些,把草木灰用水泡,再到锅里煮,能得到钾盐,口感上和钠盐差不多。2

相对正常的就是盐卤了。

盐卤的来路有两个,一个是山里去找找动物会舔的石头,通常这种石头是含盐的,煮一煮能煮出卤水来。这个桑萝自然是没见过的,深山她不敢去,常走动的地方除了兔子山鸡蛇虫之类的见了人就避逃的小型动物,大型动物她没见过,更不用说什么动物舔的石头了。

另一个就是花钱买,卖盐的铺子,掌柜的手中十有八九有藏着一些制盐废弃物炼成的盐卤,这种拿过来几乎没什么成本的东西,低价去卖。

相比食盐,这个真的很便宜,几文钱买了两大块,当然,这东西多食对身体是有害的,关键在量上。

桑萝自然不是穷得吃不上盐了,国人想来都听过一句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卤水便是将这种盐卤稀释后获得,是顶好的豆腐凝固剂,一大锅豆腐只需要极微少的一点量就行。

豆腐有嫩豆腐和老豆腐之分,又称南豆腐和北豆腐,桑萝之前用石膏水点出来的就是嫩豆腐,也就是所谓的南豆腐,而今儿买的这盐卤,点出来的豆腐就是老豆腐,又称之为北豆腐。

先前沈安一直很忧愁,神仙豆腐没有了以后家里的营生就要少一样。

也确实,虽然没有了神仙豆腐,买豆腐的人相对多了一些,但一样单品总也比不上有两样单品时能卖出的量,这几天三家拿的豆腐量明显要比前些日子少到十余块。

桑萝当时带着沈安在山里摘神仙树叶片的时候就说她有对策,这对策自然不是那时还没发现的拐枣,而是增加豆腐的品类。

嫩豆腐有了,那就把老豆腐和酱干也安排上。

两大块盐卤,够她用很长时间了。

桑萝转而开始跑药铺,县城里医馆加药铺共有三家,她分了三家买了几味卤酱干要用到的卤料,今儿到县里的事情这才算是都办好了,打道回府。

~

沈安和沈宁兄妹俩今天格外心焦,现在也没有神仙树叶摘了,也不用他们满天下找野菜去卖了,远一点的山里倒是有魔芋能挖,有酸枣能捡,但没有桑萝领着,兄妹俩都

不会往山里去的,而且还得至少有一个留在家里看家。()?()

桑萝走后,沈安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些活计干,比如,抓住苎麻第三熟的尾巴,在村子周围找无主野麻割了,一捆又一捆的往家里扛,沈宁则坐在家里剥麻。()?()

扛了大半个上午,堆得足够多了,沈安才停下来,回来和妹妹坐在一处,一边剥麻,一边时不时看一眼他们大嫂从县里回家常走的那条山路。做了那么多的拐枣糖,不知道大嫂今天能卖出去吗?()?()

那望穿秋水的模样。

桑萝挑着挑筐才出现在兄妹俩视线当中,沈安和沈宁就蹦起,才知道全是绵!

全是绵呀!!!

“大嫂,糖全卖完了?”

沈安和沈宁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一点,只有糖全卖完了,大嫂才能买回来这许多的绵来。

桑萝笑:“都卖完了!再攒个几天,咱们就能先攒出一床被子来。”

沈安和沈宁乐得欢呼着原地蹦了起来,有被子,他们今年就可以过一个暖冬。

兄妹俩想给桑萝帮忙,又发现那装着绵的袋子都被捆好固定在挑筐上,无从帮起,就乐颠颠的一左一右簇拥着桑萝往家走。

桑萝挑着挑筐才上到自家所在的位置,就发现院外铺的那条石子路上堆了十几捆苎麻。

她惊讶的看兄妹俩:“你们去割的?”

沈宁笑,一指沈安:“二哥割回来的。”

沈安赞妹妹:“阿宁在家剥麻看家。”

家里哪哪儿都要花钱,他们人小力弱,但能给家里攒一点家当就攒一点家当。

桑萝不由得就弯了眉眼,揉了揉就在边上的沈宁的脑袋:“都是好样的!”

她挑着东西进了院,两个小家伙也就跟了进去,叽叽咕咕、问这问那,当然,最先问的就是糖怎么卖得这样快。

桑萝对家里的生意是不太瞒着两个小孩儿的,把糖卖给了永丰斋的事情简单说了,道:“以后咱们家的水晶脯和黑糖都往那边送就行。”

沈安和沈宁还小,不懂得一个制糖方子会引来多少人觊觎,他们只知道自家的东西还没做出来就有人等着接,只要能做出来就能换成钱,大嫂也不需要很劳累的早出晚归、街挑巷走,就都很高兴。

沈安更是恨不得等大嫂歇一歇,歇过劲来就带着他再进山去捡酸枣和拐枣。

桑萝却是摇头拒了,笑道:“这会儿先不进山,咱们得做点准备,要做新吃食了。”

兄妹俩懵懵的:“什么新吃食?”

桑萝笑:“也是豆腐,迟些你们就知道,我先去一趟你们陈阿奶家。”

~

要做酱干和老豆腐,原先做豆腐用的框子和压豆腐的板子显见的就不够用了,这种要求稍微精细一点的木工活,桑萝自己就没辙,跑了一趟陈家请陈有田是要把豆腐做出新的样式和口味来,陈老汉和陈婆子都很欢

喜()?(),

能出新吃食()?(),

且是豆腐一类的()?(),

不用说?()?[(.)]??♂?♂??()?(),

桑萝十有八九会让他们三家带着一起卖,这就意味着他们一天能赚到更多的钱了。

陈婆子笑得眼尾都打了褶子,让陈有田带上工具就给桑萝干活去。

做老豆腐要用到的豆腐框子和压板,与做嫩豆腐的并无区别,倒是做酱干,不需要用框子,只是要费很多的板子。

所以陈有田听了桑萝要做的这个东西的量后,还跑了趟施家和卢家,喊上施二郎和卢大郎、卢三郎一起,上山伐树。

后边的事就不是桑萝要操心的了,因为桑萝家里总做些东西,为了避嫌,陈有田甚至都没打算在桑萝家里做了,而是就在自家做这些东西,准备做好了再给桑萝送过去。

总归都是做熟了的,不需要桑萝再时不时看着尺寸什么的了。

既然要伐树,桑萝觍着脸请陈有田再给打两组层架,放在灶屋里收纳些东西的。

晒好的魔芋片干,得用坛子封好了保存,三家人每天抵货款的那部分黄豆,桑萝其实都留有余量,这些也都用空出来的那些个粮袋一袋袋的攒着,也攒了两大袋了。

黄豆易生虫,桑萝是不敢跟谷子堆在一块的,现在这两样东西都在灶屋里最远着两口大灶的那一面墙挨边堆着呢,东西会越攒越多的,这样堆着总不是个法子。

陈有田痛痛快快应了下东福楼每天好几十块的豆腐订单,这就是桑萝白送给他们家的,帮着干这点儿活哪在话下。

应着桑萝的要求,最先做的是十五块方方正正的大木板子,这是压酱干必不可少的东西,一板酱干就得用到底板一块、同等大小的压板四块,就这十五块,也堪堪够做个三板酱干而已。

桑萝和陈有田沟通做东西的时候,沈宁也跟着来了陈家,她是惦着领小丫儿去她家喝糖水来着。

桑萝今天带回来的两个坛子里,坛壁留下的糖都叫兄妹俩一点不浪费的刮下在乡下了,就是在城里也是贵价的饮子,现在他们家这不是多吗?多到今天一家三口一起喝也喝不完,这还能不想到小伙伴?

通知了小丫儿,要喊陈二山吧?好吧,陈二山大了,不跟着一群小孩儿嘴馋,沈宁喊了,他没去。

那还得通知一下跟她哥玩得要好的虎子和二牛吧,虎子和二牛还有弟弟和妹妹呢,不能厚此薄彼了。

虽然还不知道厚此薄彼这个词,但沈宁很知道,这些都是常来给他们家帮忙的小伙伴,水得端平喽。

于是陈有田和桑萝几家奔走,让三家大人帮忙伐树的时候,沈宁带着小丫儿也几家奔走,请几家这些个小的去他们家喝糖水去。

没说糖是自家做的,只说是大嫂买了一点给她和二哥吃,她想着上回大家帮着铺了路呢,请大家伙儿去喝。

几家住得近,沈宁在这边转来转去,少不得就往她家三叔门前过来过去,小孩子听到有糖水喝,虽没喊出来,但

那兴奋着奔走相告的样儿,当然,是悄声儿趴耳边告诉,这种情状,小孩子是最熟悉的。

比如沈金、沈银、沈铁。

哥仨瞧着就觉得,沈宁肯定是有吃的了。

沈金抿着嘴看着沈宁那边,走过了几家,愣是没往他家这边看一眼。

沈银看看自家屋里,没看到他们爹娘,小声问:“三哥,你上次不是抓了猪油渣过去跟二哥和阿姐一起吃了吗?不是说以后二哥有吃的也会喊咱们了吗?()?()”

那怎么没喊呀。

沈铁:“咱们是不是得站到外边去?()?()”

他们家,二哥和阿姐好像好久好久没踏进来过了。

沈金咬着嘴唇,看了好一会儿,忽而出声:“不出去,回屋里去。()?()”

沈银、沈铁:???

沈银:“那不是更没得吃了吗??()?[(.)]18?♀?♀??()?()”

但小哥俩自打家里分家以后,平时就只是跟着亲哥后边跑的,沈金说什么,他们也只能听什么,一步三回头跟着沈金往屋里走。

沈宁不是没看到沈金,她就是拧巴上了。

上回三婶骂她,别以为她没听见。

一群小孩儿呼啦啦往沈家长房所在的那片山头跑,嗷嗷叫着,山呼海啸的。

沈银和沈铁都有点懵了。

哥俩坐在小板凳上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起看他们哥,看沈金闷着头抽个陀螺,根本不看他们,哥俩就默默垂下了头,蔫头耷脑又眼馋羡慕的看着那一大帮子人跑远了。

如果您觉得《古代山居种田养娃日常》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204999.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