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斩妖 > 章节目录 第20章 天道算老几

第20章 天道算老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并不强壮的身影,再一次站直。

一身黑衣,一双血瞳!

提着巨斧的右黑诧异了一下,被他连番重击,八品武者不可能还爬得起来。

偏偏对方居然能站着!

牧青瑶咬着银牙,喝道:

“走啊!别管我!你不是贪生怕死吗,你快走!别忘了你最大的抱负是活下去!”

云缺笑了。

嘴角的血迹,让他的笑容变得诡异起来。

“我是怕死,但买卖就是买卖,既然收了你的银子,就要带你到百玉城。”

“我不去百玉城!我们的买卖一笔勾销,银子就当赏你的,你走!”

牧青瑶说着冷漠之言,可谁都听得出来,她想要为云缺争取一条活路。

“闭嘴!”

云缺望着牧青瑶,沙哑笑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押运的货物,谁敢劫我的货,我就杀了谁。”

左白大笑道:“哈哈哈!好一个英雄少年,护花使者!那么,你要如何杀掉我们呢。”

右黑嗤笑道:“凭你的一张嘴,可杀不掉我们,小子,给你活路你不要,那只能干掉你了!”

云缺冷笑道:

“你们红莲教,是不是只会欺负人呢,二打一,还是两个七品打一个八品。”

左白冷哼道:“你也可以找帮手啊,是你找不到罢了,死吧小东西,别以为靠着一身煞气就能挡得住两位七品高手。”

右黑讽刺道:“模样不赖,眼珠都红了,这点小把戏吓唬吓唬小姑娘还行,老子也会!”

说着右黑运转气机,立刻双眼血丝密布。

虽然没有云缺那种殷红如血,但也呈现出两颗近乎血色的双瞳。

被人不屑,被人嘲讽,被人无视,云缺默默体会着这种熟悉的感觉。

儿时的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在街头的时候,周围都是这些冷漠的目光与指指点点的嘲笑。

那又如何呢?

云缺从不觉得独孤。

也从未觉得过无助。

因为,他从来不是孤身一人!

“呵……呵呵呵呵!既然你们喜欢以多欺少,那我也叫人喽。”

云缺突然笑了。

笑声癫狂!

豁然探出单手,云缺嘴角的鲜血仿佛活了过来,愈发猩红。

嗡!!!

插在远处地面的长刀,开始奇异的震颤起来。

刀柄缓缓提起。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握住了那把血色长刀。

左白的脸色微微一变,吩咐道:

“布阵!封住他的刀!”

红莲教的两名护法,对云缺唯一忌惮的地方,就是那刀身上有着一颗血瞳的长刀。

八名红莲教教徒快步而上,在长刀旁边排列成阵,各自掐动法诀。

八人之间浮现出一条金色的光线,类似缎带一般,互相串联,勾勒出八角形的图案。

从高处看去,八名教徒互相之间仿佛出现了一座大门。

“八门封灵阵!”

牧青瑶一眼看出阵法的来历。

这种法阵,需要多人方可布置,专门封印一些灵体与灵物,也可用来封印妖兽。

八名红莲教教徒均为九品炼气士,单独一人的灵气无法施展法阵,但聚集八人之力,就能布下八门封灵阵这等威能不俗的阵法。

这也是道家法门的奇特之处。

左白冷哼道:

“早看出你那把刀有古怪,有八门封灵阵存在,你别想拿得回去!本座倒要看看,你没了刀,还能有什么能耐!”

右黑挥动巨斧道:“这种人就叫给脸不要脸!别跟他废话了,既然他想死,成全他就是了!”

左白点了点头,寒冰剑对准云缺。

身为辟谷境修士,左白的感知远超同为七品的炼神武者。

他隐约有一种预感,对方的那把血色长刀里,藏着某种可怕的力量,绝对不能让云缺拿到手。

面对危险,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尽管长刀被法阵封印,云缺却执着的想要取回长刀,两手朝着远处的长刀方向拼力拉扯。

他这副隔空抓刀的模样,十分滑稽,犹如小丑,看得左白与右黑哈哈大笑。

八品武夫根本没有隔空摄物的能力,即便有,被法阵封印的长刀也绝对拿不会去。

哗啦!!!

就在左白与右黑肆意嘲笑的时候,一种锁链的响动出现在云缺手里。

这时云缺做出了一个外人无法理解的动作。

他身体后仰,两手交替往后拉扯着什么,可手里空空如也。

虽然看不到云缺在拉扯什么东西,但左白与右黑却能听到铁链在石壁上摩擦般的响动。

哗啦!

哗啦!!

哗啦!!!

随着这种诡异的响动,左白右黑的心神也在颤动,一种战栗的感觉在两人心头升起。

仿佛云缺正握着一条连接地府的锁链,要将来自死域的阎罗,拉上地面!

左白右黑看不到的东西,牧青瑶却看得一清二楚。

身为通灵之体,灵芸郡主有着天生的瞳力,在她眼中,云缺手里并非空无一物。

而是在拉扯着一条殷红的铁链!

铁链殷红如血,犹如以鲜血组成,一环套着一环。

更让牧青瑶惊诧的是,云缺所拉扯的铁链,一头没入地底,另一头竟缠在他的手臂上,与手臂连接在一起。

无形血链,自固其身!

云缺拉动的锁链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那锁链在不断扭曲晃动。

锁链每晃动一下,就有一名布置八门封灵阵的教徒喷出一口鲜血。

在外人看来,云缺拉扯的不是锁链,而是八名布阵教徒的命!

这种诡异的情况,连七品武者右黑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家伙有点邪门,速战速决!弄死他!”右黑抡起巨斧大步冲出。

“无名小卒,也敢在强者面前卖弄!剑法,冰天雪地!”左白更是施展出极其耗费灵力的剑法。

寒冰剑在飞行途中,将四周空气尽数凝固。

极寒降临,大雪纷飞!

在漫天飞雪当中,在巨斧临头之下,云缺用尽力量拽动着最后一下。

“妖之力……血爪!”

哗啦啦!

血色锁链终于被尽数拽出。

锁链的尽头不是长刀,而是一只庞大的血色利爪!

这一刻,夜空中的皓月仿佛被染上了一层血色。

血色利爪从八门封灵阵中破土而出,炸起一圈刺眼的血光!

在血光内,周围的八名红莲教教徒顷刻毙命!

法阵瞬间坍塌!

利爪有数丈大小,乍一出现就将袭来的寒冰剑握住。

随着咔嚓嚓的脆响,左白的法器寒冰剑被捏成粉碎!

利爪握起,形成拳头,一拳将劈来的巨斧轰断,同时在撕裂的风声中轰然落下。

嘭!!!

七品炼神武者右黑,被一拳活生生砸成了肉饼!

左白愣怔了瞬间,转身就逃,速度奇快。

这位红莲教护法现在的心里充满恐惧,连头都没敢回,更别提去抓郡主。

他现在只剩一个心思,那就是逃命!

哗啦,哗啦。

云缺轻轻转动着锁链,嘴角的笑容愈发诡异。

“想逃?晚了!”

云缺伸出了左手。

哗啦!!

锁链绷直,那只血色利爪与云缺左手的动作一致,越过数十丈的空间,笼罩在左白头顶。

随着云缺五指合拢,狂奔的左白被利爪轻易抓住。

直接提了起来。

“放开我!你这妖人!我乃红莲教护法,火烛使者!伤我者,当被红莲教追杀一世!”

左白面无血色,拼命挣扎,哪里还有刚才的居高临下咄咄逼人,只剩下狼狈不堪。

“自己行妖魔之事,反说别人是妖魔,你们红莲教都是吃的粪土长大的么,会不会说点人话。”

云缺冷笑道:“不是比人多么,来呀,咱们再比一比,到底谁的帮手多!”

血色巨爪缓缓捏紧。

左白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是道门修士,肉身的坚韧程度远远比不过七品武者右黑,连右黑都被巨爪一击轰杀,他哪里挺得住。

“你敢大逆不道!我红莲教应天道而生,你若杀我必遭天谴!”

左白喷着血大声嘶吼,脸上满是绝望惊恐。

云缺淡漠道:

“区区邪教也敢妄称应天而生,你好大的一张脸呐!就算天谴又如何,天道算老几!”

咔嚓!!!

巨爪合拢!

七品辟谷境修士左白,直接被捏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血腥的场面,令一旁的牧青瑶连呼吸都停顿了一瞬。

她知道云缺很强。

但她从未想象过云缺会强横到如此程度!

以八品武夫的一己之力,灭杀两位七阶高手!

经此一战,红莲教一行人尽数死绝。

丛林里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云缺沉重的呼吸声,与锁链自行晃动的哗啦响声。

强敌虽死,云缺的表情没有半点轻松。

反而比刚才还要沉重。

云缺死死的抓着锁链尽头,一点点将巨爪拉到自己身前。

这个过程,时间不长,云缺却累得满头冷汗。

随着巨爪的接近,巨爪本身渐渐恢复成刀体的轮廓,但刀身上的血色浓烈得惊人,起伏的血光时而幻化出巨爪,时而消失,反复不断。

直至用尽全力,云缺依旧没能恢复长刀。

刀身已经成型,可刀体的前端始终有一个妖爪的影子存在。

那妖爪死死抓着地面,看似不肯回归刀体。

牧青瑶跑向云缺,打算问问能不能帮忙。

“别过来!”

云缺低吼着阻止了牧青瑶靠近。

灵芸郡主的脚步随之顿住。

牧青瑶能看出云缺此刻十分痛苦,额头上青筋暴起,五官狰狞。

“我能帮什么忙?”牧青瑶急切的道。

“去找蛋!鸟蛋蛇蛋鹌鹑蛋,鸡蛋鸭蛋王八蛋,什么蛋都行!带壳的就行!去找,找不到别回来!”

云缺的声音低沉而决然。

牧青瑶紧紧抿着唇,用力点点头,转身跑向远处的林间。

牧青瑶终于知道了云缺为何有生吞蛋类的习惯,原来是为了压制这股奇异又恐怖的力量。

牧青瑶更加清楚一点。

云缺让他找不到就别回来,是怕连她也一并杀掉!

至此,牧青瑶第一次知道了云缺的那把刀,居然如此恐怖。

她也明悟了为何云缺说现在的司天监,无法打造出前朝的斩妖司。

因为斩妖司的人,的确都是怪物!

当牧青瑶的身影消失在丛林深处,云缺终于耗尽最后的力量。

刀体中,再次睁开了血色竖瞳。

那只与刀身连接在一起的妖爪虚影,缓缓伸向了云缺这位主人。

如果您觉得《斩妖》小说很精彩的话,请粘贴以下网址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支持!

( 本书网址:https://www.ygxs.org/x/205003.html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