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光小说 > 豪门总裁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

作者:荡涤四方 状态:连载 更新时间:2021-09-03 08:43:18 最新章节: 第992章 你特娘的居然告诉我水稻已经丰收了?(求订阅求票)
提供阮苏薄行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最热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全文免费阅读全集非常精彩,“我的学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状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画画右手弹琴?”“我的娇软老婆,竟然是打遍无敌手的拳王?”“我的败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团幕后大BOSS?”众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着全能大佬不要竟然离婚?”脸被打肿的薄少离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她俏脸紧绷,“滚!”直到——某晚宴。男人强势将她按在墙上,“肚子里揣着我的娃还想往哪跑?”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阅读
精彩节选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老公,我明天就搬出去,如何?”阮苏从后面抱住男人的劲腰,将秀美小脸帖在他宽厚的背上。

“不用,江松别墅我打算给你。”薄行止神色清冷,语气清淡的听不出来情绪。

阮苏勾唇一笑,乖巧又听话的说,“老公,说好的我净身出户。结婚四年,现在一拍两散各不相干,不是很好?”

薄行止哪怕看不到此时阮苏的表情,也能听得出来,这女人那毫不伤心的语气。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婚?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里有点莫名不舒服。

“你难道不爱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离婚钱不好拿,还是不要的好。”阮苏松开抱住男人后背的双手,“我去洗澡。”

她刚一转身,陡然间被人拽住手臂,下一秒男人就将她按到柔软的大床上。

男人的薄唇正欲落下,她娇笑着伸手阻挡,一双明媚的眸子望着他,“我们要离婚了。”

“只要一天不领离婚证,你依旧是我薄行止的太太。”薄行止俊眉微敛,大掌扣紧她的纤腰。

对于阮苏这个女人,他一向喜欢她的乖巧,喜欢她的温柔。

尤其是她的身体,身材极好,前凸后翘,堪称人间尤物。尤其是那修长笔直的双腿,高挑的身姿,诱人至极。

“老公,人家现在只想洗澡睡觉......”阮苏乖巧的娇笑出声,眼神勾人柔媚,青葱手指抚着男人的胸膛,“好不好?”

“不好,就快离婚了。”

男人将她直接以吻封唇。

夜色弥漫,如梦如织。

四年婚姻,薄行止对阮苏极是熟悉,甚至还带了一点贪恋。

阮苏仰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薄氏集团太子爷,南星航空第一机长薄行止,令一众名媛千金趋之若鹜,令所有空姐地勤为之疯狂痴迷,堪称行走的万人迷发电机。

当然,这些人不包括她。

她一直都知道,在这场婚姻里,自己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如今,这四年婚姻,终于要结束了。

翌日。

阮苏醒来的时候,薄行止已经起来,正在卫生间里洗漱。

“早。”阮苏缓缓坐起身。

薄行止穿了一件黑衬衣,下面是一条黑裤子。

阮苏下床找了一条黑色的裙子准备穿上。

今天是薄老爷子的葬礼。

身为名义上的孙媳妇,她自然需要参加。

薄行止看她一眼,“反正要离婚了,这场戏也演完了,你不想去的话就不必去。”

阮苏正准备穿衣服的双手一僵,“爷爷待我很好,我想见他最后一面,送送他。”

“那好,我让宋言送你。”薄行止淡淡的道。

阮苏从容淡然勾唇一笑,“好啊!”

这就是不想曝光她的意思喽?四年婚姻里,外人只知道薄氏集团总裁薄行止有一个隐婚小娇妻,可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面儿。

分类推荐

亿万前妻又要逃小说

亿万前妻又要逃

昭灵驷玉

霍氏集团总裁的老婆死了后,有人发现他从良了,不再沾花惹草,诚诚恳恳的带着儿子过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新聘请的家庭医生上了门。 “霍总,听说你那方面不行,要我帮你看看吗?” “我行不行,你不是很清楚?” 霍总端着那张传说中已经从良的脸,目光就跟刀子似的。 家庭医生落荒而逃。 两个月后,家庭医生成功上位。 “霍太太,你是怎么让霍总打开心扉的?走出对亡妻的思念呢?” “呵呵,很简单,娶一还送二了!” 新娘忿忿然又拉出了两个新郎高配的缩小版!!

独守空闺待良人小说

独守空闺待良人

昭灵驷玉

她是傅家掌权人内定的妻子,却误打误撞被他的儿子缠上。 他把她圈养在自己的身边,蚀骨宠爱,本以为只是为了复仇,却搭上一颗真心。 殷韵:“不管,我要上你傅家的户口本!” 傅千寒:“乖,再乱填位置,可饶不了。” 于是说放过她的人,还是把她拆骨入腹。 这世界最美好的爱情,大概就是无论多少年后,即使有一个人步伐快了,而另一个人会不知疲乏的追上来,握住心爱之人的手。

腹黑萌妻小说

腹黑萌妻

昭灵驷玉

撒得了泼,卖的了身,还得起数亿欠款,可我会什么会从了唐骁这小子。 “我岂是你想睡就睡?”唐骁薄唇微勾,性感一问。 “那你想要如何?”我赶紧推开他 “睡回来。”说完,他又一次袭击了我!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全能甜妻马甲多续集)小说

薄太太今天又被...

荡涤四方

“我的学渣老婆,竟然是高考状元?”“我的草包老婆,竟然左手画画右手弹琴?”“我的娇软老婆,竟然是打遍无敌手的拳王?”“我的败家老婆,竟然是神秘集团幕后大BOSS?”众人:“薄少,你是不是瞎?放着全能大佬不要竟然离婚?”脸被打肿的薄少离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她俏脸紧绷,“滚!”直到——某晚宴。男人强势将她按在墙上,“肚子里揣着我的娃还想往哪跑?”

天才三宝:神秘爹地是大佬小说

天才三宝:神秘...

昭灵驷玉

因为惨遭退婚,她在酒吧睡了一只鸭,却不知父亲破产跳楼身亡,一夜之间,她从豪门千金变成人人唾弃的荡妇。 四年后,她带着三个宝宝回到帝都。在夜色认出了当年那只鸭,她找他算账,逼着他签下还债协议。 从此以后,她每晚都要督促这只鸭“好好工作,努力还债”,为了多赚钱,她给他买肾宝,教他撩富婆。 奇怪的是,她白天到公司上班,那个传说中的魔鬼总裁总是找茬整她,她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总裁爹地强势爱小说

总裁爹地强势爱

昭灵驷玉

传闻帝都四大名门之一的寒氏集团总裁寒京墨冷漠无情,且不喜女色,某天突然有个三岁肉丸子闯进他的办公室叫爹地。 凝视着站在他腿边一口一个爹地的小萌娃:“我不可能有孩子。” 话音刚落,一份热乎的亲子报告递到他手上。 很快顾颜汐被双目猩红的寒京墨怼在墙上:“女人,你说我们不认识。” “寒……寒总都是误会。”顾颜汐一脸无辜。 寒京墨拿出亲子鉴定书:“误会?!你夺了我的身子,生了我的孩子,该怎么赔偿?” “那你想要多少钱?”证据面前,顾颜汐认怂。 寒京墨眉毛轻挑,松着领带:“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那你缺什么,只要我能给的起。” 寒京墨斜唇:“我缺一个老婆。”

热门排行

酷宝妈咪美又飒小说

酷宝妈咪美又飒

昭灵驷玉

沦为养女,姐姐设计,未婚夫背叛。她借酒浇愁,他走错房间,三个神秘酷宝横空出世。虐渣男,踩绿茶,踏豪门,只为查明身世真相。却无意惹上嗜血禁欲的腹黑总裁。妻控总裁卑微求宠:老婆,跟我回家,钱跟命都给你! 三宝:妈咪虽爱钱,但娶她,我们说了算! 更有妹控亲哥们轮番上阵。 商业巨亨大哥:妹,快回来继承家产 天才医生二哥:敢动我妹,一刀让你开膛破肚 政界大佬三哥:哥有权有势,整个帝都任你横着走 顶级名厨四哥:全球名菜系,哥都给你做 劣迹斑斑的废女,撕开层层伪装:赛车、钢琴、中医、舞 蹈、翻译、惊艳众人:大佬,求抱大腿!

厉少宠妻很神秘小说

厉少宠妻很神秘

昭灵驷玉

十八岁那年,她有一段为人不耻的黑暗,可这个秘密只能烂在心里也不能与人说。 可她结婚一年,都没让丈夫“幸福”。 本以为会守着一段无性的婚姻一直到老,却不料遇上了厉默川。 他说:“既然生性冷淡,我又讨厌女人,不如我们试试?我治好你,你可以挽回你丈夫,而我对女人有了兴趣,咱们的合作可以说是双赢。” 厉默川很讨厌女人,尤其是有夫之妇,可当遇到乔思语后,他每天只想……

隐婚蜜爱:欧总娇宠小甜妻小说

隐婚蜜爱:欧总...

昭灵驷玉

上次见老公,还是又丑又老还秃顶的老男人。这次见老公,帅气,迷人,又多金。阴差阳错,他们联系在一起。在外,他是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游戏天才,坐拥千亿资产。而在内,却是一个大醋缸、小气鬼!

乔安沐霍云霆小说

乔安沐霍云霆

昭灵驷玉

沦为养女,姐姐设计,未婚夫背叛。她借酒浇愁,他走错房间,三个神秘酷宝横空出世。虐渣男,踩绿茶,踏豪门,只为查明身世真相。却无意惹上嗜血禁欲的腹黑总裁。妻控总裁卑微求宠:老婆,跟我回家,钱跟命都给你! 三宝:妈咪虽爱钱,但娶她,我们说了算! 更有妹控亲哥们轮番上阵。 商业巨亨大哥:妹,快回来继承家产 天才医生二哥:敢动我妹,一刀让你开膛破肚 政界大佬三哥:哥有权有势,整个帝都任你横着走 顶级名厨四哥:全球名菜系,哥都给你做 劣迹斑斑的废女,撕开层层伪装:赛车、钢琴、中医、舞 蹈、翻译、惊艳众人:大佬,求抱大腿!

裴总又在追影后了小说

裴总又在追影后...

昭灵驷玉

获得新人奖后,苏酥被黑得体无完肤,甚至连离过婚的事都被扒出来了…… 傍金主,当小三,耍大牌,没演技。一时之间,网友最大的乐趣就是吃饭睡觉骂苏酥! 黑粉:苏酥能有多有钱,有本事去买个公司! 苏酥:嗯,买了。 黑粉:苏酥拿新人奖怎么了,有本事拿影后去! 苏酥:嗯,拿了。 黑粉:苏酥魅力能有多大,有本事找你前夫复婚去! 苏酥:嗯……嗯?对不起,打扰了。 裴斯宸转发回复:正在追求中,苏小姐还没同意,谢谢关心。

天降双宝:神秘爹地超厉害小说

天降双宝:神秘...

昭灵驷玉

顾初静被算计睡个神秘男人后逃离,不料却惹上大人物。四年后带萌宝归来,却被权力滔天的男人堵住,墨夜寒优雅说道:“吃干抹净就跑?”她被他宠得腿软,萌宝抱着腿卖萌说:“爹地,你的小宝贝说腿软了还想生二胎”,顾初静泪流满面,男人太猛怎么办,急,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