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光小说 > 现代言情 >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

作者:坏猫超大声 状态:连载 更新时间:2023-06-25 11:35:55 最新章节: 第171章 171 第 171 章 繁华世界的盛大落幕。(作话有彩蛋)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最新章节,最新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非常好看,【日更,主攻,年下,笨蛋美人攻VS英俊大佬受】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阅读
精彩节选

“呦,这不是余少爷吗?”

坐在吧台前的男子朝余鹤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招呼道:“来!这儿,点单。”

客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余鹤,墙边等候差遣的服务生们也侧过头,观察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余鹤会如何应对。

余鹤,奉城有名富二代,吃喝玩乐样样精通,是纨绔中的翘楚,豪门里出名的废柴。

废柴年年有,为何单单余少爷这么出名呢?这得益于余少爷得天独厚,生了副好皮囊。

余鹤身上缺点一箩筐,可但凭相貌这一点,那是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就两个字:漂亮。

余鹤也曾是这家私人会所的常客,呼朋唤友,一掷千金,但那都是今天之前的事情了,从今天开始,余鹤就不再余家的少爷,而是一条丧家犬。

因为他根本不是奉城余家的亲生儿子,当年护士因疏忽抱错两个余姓的婴孩,致使真少爷流落在外十九年!

听说真少爷叫做余清砚,在普通人家长大,半工半读考上名校;而假少爷余鹤却一事无成。

对待这个鸠占鹊巢的养子余鹤,余家自然是逐出家门,一别两宽。

这家会所叫做‘锦瑟台’,私密性极强,只对豪门世家开放,余鹤能来这里工作,听说还是真少爷男朋友安排来的。

龙游浅滩,虎落平阳,余鹤从少爷沦为服务生,一夕之间尝尽人间冷暖。

就好比吧台边坐着那个人,曾经不过是鞍前马后也和余鹤搭不上话的小人物,如今也敢叫狗似的叫他了。

余鹤面色不变,去墙边柜拿点单的平板。

“那是陈标。”站在柜边的服务生小声跟余鹤说:“他已经喝了不少了,要不我去吧。”

余鹤的唇形很好看,他勾起嘴角笑了笑:“谢谢。”他看着那名服务生胸前工作牌上的英文,艰难地拼读着:“sha......”

“shawn,”服务生自己率先说出来,并贴心地补充音译:“肖恩,你叫我小肖就行。”

余鹤拿起平板:“嗯,我去就行。”

“要叫客人老板啊。”肖恩很不放心地交待一句。

余鹤歪歪头,朝肖恩做出个你放心的表情。

这是会所的二楼大厅,接待散客的音乐酒吧,真有钱的不坐二楼,更不会坐吧台,酒吧里并不算太安静,可当余鹤转过身才没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嗤笑,是别的服务生在挤兑肖恩。

“肖恩,你可真能巴结啊,可惜......”

余鹤穿过人群继续往前走,很遗憾没能听见可惜后面又些说了什么。

不过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难听的话,余鹤已经听得太多,早就麻木了。

他把手中的平板放在陈标桌前:“陈老板,点些什么啊您?”

陈标脸上涨红,满是醉意,手臂撑着头,另一只手在平板上划拉着:“余少爷。”他打了个酒嗝:“听说你被赶出家门了?”

“是啊,”余鹤应和一声,也不动怒,平静的又问陈标:“点什么啊您。”

陈标有意刁难余鹤。

他手指在平板上划来划去,反问道:“余少爷平时都点什么啊?”

余鹤发誓,他没有故意要怼陈标的意思,可架不住陈标非得上赶着着问。

余鹤站在那儿,如实回答:“陈老板,我没坐过大厅,楼上包厢的菜单和大厅好像不太一样,真是抱歉,没法儿给你推荐酒品了。”

周围陡然一静,悄悄看热闹的人相互对视一眼。

和余鹤好相貌同样出名的,就是他的嘴。

有人评价说:那可真是上好的鹤喙,比死鸭子的嘴还硬,啄起人来疼着呢!

余鹤成天懒洋洋的,是万事不挂心头的闲散性格,说话也一样,漫不经心最能惹人生气,你这边急得跳脚,他连眼皮都懒得抬,这谁能不憋气?好好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像是挑衅,更何况余鹤这话也不像好好说的。

陈标登时就怒了,酒气连着怒气涌上来,一把将平板摔在地上,反手揪住余鹤衣领:“你说什么?”

站在墙边的服务生们赶紧围上来,你一言我一语都好言劝着陈标,经理王务川听到动静也赶过来。

陈标胳膊一挥把众人扫开,谁也不理,又问余鹤一遍:“你刚才说的什么?”

果然,余鹤眼皮都没抬,把刚刚的话原封不动重复一遍。

陈标勃然大怒,脑子一热提拳就往余鹤脸上招呼。

王务川心中一惊,心说打哪儿也不能打脸啊,余鹤的脸他还有用呢!他架住陈标的手,能在锦瑟台当经理,王务川手上有两把刷子,四两拨千斤把陈标的拳头拨开:

“陈老板,您喝多了,岚齐, ”王务川叫来一个会来事的服务生,把陈标推过去:“你带陈老板到三楼醒醒酒。”

打发完陈标,王务川看向余鹤,指了指他,到底没当着众人面说什么:“去我办公室等我。”

余鹤不置可否,附身捡起陈标摔在地上的平板,醉酒的人力气都大,这平板屏幕和机身摔得分离,显然是不能用了。

余鹤把平板放在吧台上,对酒保说:“平板记陈老板账上,陈老板好面儿,不给他算上跟咱们瞧不起他似的。”

众人:“......”

酒保心说:我不是,我没有。

王务川血压猛升,他呵斥一声:“余鹤!”

余鹤手指在吧台上一敲,示意酒保别忘记账,而后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走了。

锦瑟台十楼,经理办公室。

王务川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看着股东周文骁介绍来工作的假少爷。

周文骁是真少爷余清砚的男朋友,他打定主意要磋磨余鹤,替余清砚出气。

锦瑟台多多少少有些渠道,是漂亮男孩女孩走捷径的地方,周文骁把余鹤安排到这里工作,心里非常清楚,以余鹤那张脸要堕落下去可太容易了。

他吩咐下面人多给余鹤‘出人头地’的机会。

那出人头地是什么意思,不就是送给权贵的当玩物吗?

王务川又吸了口烟,灰蓝色的烟雾在办公室荡开。

水中看月,雾里看花,隔着层烟,余鹤容颜如玉,他一个直男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真落到哪个好这口的人手里,还不得给玩残了?

“余鹤啊。”王务川夹着烟靠在老板椅上,斟酌着开口:“王哥知道你之前是做大少爷的,没干过伺候人的事儿,但咱这儿是服务行业,服务,你能懂吗?”

余鹤怪吃惊的,好像不明白王务川为什么把他叫到办公室单独谈话:“王经理,我服务的不好吗?”

这好不好的,余鹤打今儿来当服务生,就干了一件拿平板到吧台的事,那平板还给摔得稀碎。

这能评价出来什么?王务川也不想批评余鹤,当然,他批评也没用,余鹤要是能听进去别人批评,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地步。

王务川慢声道:“大厅是吵闹了些,要不你去16楼吧,怎么样,那挣钱还多。”

16楼全是最顶尖的包厢,一晚上消费至少六位数,吹拉弹唱、琴棋书画、酒色歌舞应有尽有,只要肯花钱,16楼就是人间天堂,瑶池仙境。

余鹤听懂了王务川的言外之意,他摸过办公桌上的香烟,往墙上一靠。

垂眸点火时,橘色的火焰映在那双桃花眼里,星光似的俊俏。

他吸了一口烟,又吐出来,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问:“王经理,你让我去卖啊。”

王务川是个老烟枪了,可在这么直白地探问下还是呛了一口烟:“咳咳咳,也不能这么说,16楼也有很多只卖酒的酒水销售嘛。”

余鹤似笑非笑,眼下的卧蚕若隐若现,也不说话,只看着王务川。

在这样一双眉眼的端量下,王务川坐不住了,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关上办公室的门,和余鹤交了实底:“余少爷,实话跟您说,上面有人点名要搞你。”

余鹤轻笑一声,终于移开那双好看的眼,早有预料似的:“不稀奇。”

王务川比划了个手势:“你也知道,真正的大人物不会来会所玩,都是选个干净可心放家里养着,有几位喜欢男孩子的,早就打听过您了。”

这个‘早’字就很微妙了。

余鹤垂下眼睫,忖思片刻:“我还在余家时就打听,那可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了。”

王务川哎了一声,肯定道:“谁说不是呢?多少人盯着你......”他话锋一转:“但你运气好,有人想整你,也有人想捞你。”

捞?哪个正经人捞人跑锦瑟台来捞?

余鹤心里不信,只当是王务川说出唬骗他的漂亮话,他抬起眼,黑黝黝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人心,同时又生出一股疲惫,深觉明争暗斗委实无趣。

余鹤无所谓地说:“随便吧。”

王务川自然知道余鹤不信。

有人知道余鹤在锦瑟台,辗转几层关系点名要保余鹤,好巧不巧,也委托到王务川这里,王务川一手托两家,他和余鹤无冤无仇的,自然愿意给这个顺水人情。

王务川坦诚道:“锦瑟台不是什么好地方,能走就走吧。”

余鹤把烟灰弹进烟灰缸,手指修长好看的跟画似的:“是谁?”

这双手让王务川想起一个曾经在锦瑟工作的男孩。

那男孩也有一双修长的手,是弹钢琴的,十分傲气,被人从锦瑟带走后,王务川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过他。后来再见,十根手指折断了六根,身前身后全是伤,再也不能弹琴了。

带走那男孩的人,也打听过余鹤。

“有一个人姓傅,愿意帮你出从锦瑟台离开的违约金,”王务川抬眼看着余鹤:“他从没在锦瑟台点过人,我不太了解,只是听说有点特殊爱好,你要是能攀上他,他能护住你。”

王务川很认真地看着余鹤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只有他能护住你。”

*

三天后,一辆纯黑色加长板古斯特停在地下车库。

王务川把解约合同递给余鹤,交待道:“去了以后,见到什么都别惊讶,听说那位身体不太好。”他压低了声音:“身体不好是好事儿,省的没日没夜折腾你。”

这话余鹤如果是三天前听到,他姑且能信,经过同事肖恩这几天的紧急理论培训,余鹤对此持怀疑态度。

那要有心折腾,谁说非得亲力亲为呢?

分类推荐

深度侵占小说

深度侵占

鸢十七

《深度侵占》简介:当韩焕的死讯跨越整个太平洋传到北京时,把人心算成精的顾二公子潸然泪下。相识十年,相守和相离却各占了一半。从天真赤诚的大男孩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顾二公子,顾璟自认为冷血,却把韩焕供成了心里的白月光,熟不知。他也是那白月光心里永不褪色的朱砂痣。“韩焕,爱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十年前的问题,十年后韩焕终于可以坚决和笃定地回答。他可以为顾璟放弃身份,为他甘愿成为实验体,为他倾其所有而有所求。只求一生

张大宝林秀兰小说小说

张大宝林秀兰小...

逍遥小刁民

《张大宝林秀兰小说》《逍遥小刁民》是一篇都市风格小说,作为本类小说看点十足,特别是细节方面佚名处理的很好,充满惊喜,《逍遥小刁民》所讲的内容是:张大宝是一个小刁民,日子却过得逍遥自在……...

秦安安傅时霆小说

秦安安傅时霆

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

《秦安安傅时霆》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的现代女强文,《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是近段时间上线的精品文,作者“简默”的文笔极佳,秦安安、傅时霆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忽然睁开眼》,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安安父亲的公司濒临倒闭的状态,她自己也被后妈设计嫁给了身患隐疾的傅时霆。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这一对的笑话,可她秦安安偏偏越活越精彩。甚至在嫁过去不久,他那成为植物人的丈夫也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只是却亲手将她这个妻子

反派病美人开始养生了小说

反派病美人开始...

斫染

叶容栩容貌精致,生来病弱,是全家上下娇宠的药罐子。

顾总别虐了,许小姐嫁给你哥了许妍顾臣彦小说

顾总别虐了,许...

糖炒栗子

【1v1+甜宠+萌宝】五年前,他当众退婚,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出狱当天,他把她抓到了医院:“雪落车祸,需要换肾,把你的肾给她。”她有先天性心脏病,捐肾就是要她的命

云芊芊墨景城小说小说

云芊芊墨景城小...

书雨看读

《云芊芊墨景城小说》云芊芊曾以为这买一送一的报恩行为,对自己来说是个巨大的麻烦,谁知道后来竟被宠上了天!《书雨看读》这本正在持续更新中的豪门总裁文,一经上线便广受读者喜欢,主人公:云芊芊、墨景城,两人的性格特点设定的十分准确,故事发展的顺畅细腻,本文改编自《大叔好好宠我》,该书经过作者“小漂亮”之手,编写完成,作品简介:本以为她的救赎最多是得到了一点利益,谁知道那个看起来不简单的男人,竟想着以身相许来偿还恩情……对于

热门排行

深度侵占小说

深度侵占

鸢十七

《深度侵占》简介:当韩焕的死讯跨越整个太平洋传到北京时,把人心算成精的顾二公子潸然泪下。相识十年,相守和相离却各占了一半。从天真赤诚的大男孩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顾二公子,顾璟自认为冷血,却把韩焕供成了心里的白月光,熟不知。他也是那白月光心里永不褪色的朱砂痣。“韩焕,爱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十年前的问题,十年后韩焕终于可以坚决和笃定地回答。他可以为顾璟放弃身份,为他甘愿成为实验体,为他倾其所有而有所求。只求一生

张大宝林秀兰小说小说

张大宝林秀兰小...

逍遥小刁民

《张大宝林秀兰小说》《逍遥小刁民》是一篇都市风格小说,作为本类小说看点十足,特别是细节方面佚名处理的很好,充满惊喜,《逍遥小刁民》所讲的内容是:张大宝是一个小刁民,日子却过得逍遥自在……...

秦安安傅时霆小说

秦安安傅时霆

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

《秦安安傅时霆》正在网络上持续连载中的现代女强文,《全城人都等我成寡妇》是近段时间上线的精品文,作者“简默”的文笔极佳,秦安安、傅时霆之间的感情故事改编自《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忽然睁开眼》,小说主要讲述了:秦安安父亲的公司濒临倒闭的状态,她自己也被后妈设计嫁给了身患隐疾的傅时霆。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这一对的笑话,可她秦安安偏偏越活越精彩。甚至在嫁过去不久,他那成为植物人的丈夫也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只是却亲手将她这个妻子

反派病美人开始养生了小说

反派病美人开始...

斫染

叶容栩容貌精致,生来病弱,是全家上下娇宠的药罐子。

顾总别虐了,许小姐嫁给你哥了许妍顾臣彦小说

顾总别虐了,许...

糖炒栗子

【1v1+甜宠+萌宝】五年前,他当众退婚,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出狱当天,他把她抓到了医院:“雪落车祸,需要换肾,把你的肾给她。”她有先天性心脏病,捐肾就是要她的命

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小说

假少爷摆烂后攻...

坏猫超大声

【日更,主攻,年下,笨蛋美人攻VS英俊大佬受】